精彩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1585章 還好他反應快!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午饭时间,饭桌上的话题变成了‘博士为什么能做到’。
当然,抢菜还是很积极的。
阿笠博士看着三个孩子叽叽喳喳还不忘疯狂抢菜,无奈快速抢了一块红烧肉,“我真的不是什么神枪手啊,甚至可以说对射击一窍不通吧。”
灰原哀瞥阿笠博士,“红烧肉要适当哦。”
阿笠博士:“……”
他太难了。
他想问问非迟,到底该怎么镇压这些孩子、而不是被孩子们镇压……
“博士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答案,”光彦猜测道,“那会不会是什么字谜呢?”
柯南没有掺和讨论,心里默默否定了光彦的猜测。
那个手法绝对不是三两个字能说清楚的,不会是字谜,还是得对比池非迟提出的三个人身上的同异点。
佐藤警官和毛利大叔都做不到,说明问题不在性别上,可以排斥人为接近目标做手脚的可能。
既然关键不是人为接触目标,那很大可能也跟年龄没关系。
大叔当过警察,和佐藤警官一样,枪法不会差,博士则是不擅长射击的人,说明手法跟枪法准不准关系不大。
博士跟其他两个人的区别,就是身为工科博士,会发明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饭后,池非迟带孩子们收拾了碗筷,放热水准备洗碗,却发现出来的是冷水,“博士,热水管坏了。”
“啊?”阿笠博士上前,弯腰看了看水龙头,“可能是热水器出了故障,我一会儿去看看,水太冷的话,碗筷就先放着吧,我修好了热水器顺便洗了。”
“我烧点热水就行,”池非迟见阿笠博士看来,补充道,“你动作太慢了。”
阿笠博士:“……”
很直白,也很打击人。
池非迟转身接了水烧着。
他是很想把自己的火焰放出来,快点把热水烧好,但他又不想被孩子们缠着问‘这是什么魔术’、‘好厉害,这是怎么做到的’、‘可不可以教我们’,所以还是算了。
柯南趁机晃到池非迟身旁,伸手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等池非迟低头看,才一脸无语地问道,“我说,答案不会是凶手是个发明家,用了什么特殊又奇怪的子弹吧?”
“不会,那样的话,推理剧情会太牵强,”池非迟对柯南道,“其实本质不复杂。”
“本质不复杂?”柯南反复思索这句话的意思,片刻后,一脸懊恼地挠头发。
不是什么奇怪的发明,本质不复杂,阿笠博士能做到……
可恶!答案到底是什么?
在柯南持续苦恼时,阿笠博士呆呆看着池非迟,等水快烧好时,才神色复杂莫名地开口道,“非迟,你说的那个手法,不会是……”
“博士。”
池非迟打断,看了看悄悄跑到阿笠博士身后的三个孩子,还有站在阿笠博士身旁的柯南,示意阿笠博士别说。
IT IS SHIFTLESS
阿笠博士不愧是工学博士,这么快就想到了……
阿笠博士回头看了看鬼鬼祟祟的三个孩子,又看了看疑惑看他的柯南,呲牙笑得露出一排亮白的牙齿,眯起的眼睛带着说不出的快乐,“啊……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哎呀,他这算是赢了新一一次吧?看着新一死活想不出答案的模样,莫名地快乐起来了。
“博士……”步美试图卖萌撒娇获取答案。
“不行,不行,我是不会说的。”阿笠博士板起脸拒绝,感觉自己对三个孩子也总算扳回一局,再一看灰原哀也没什么头绪的疑惑模样,又噗嗤一下笑出声,晃到池非迟那边。
灰原哀:“……”
博士这模样真的好嘚瑟!
柯南:“……”
神 精 病
博士都知道了,他……他再好好想想!
这也是个线索不是?
池非迟烧水洗了碗筷,准备带一群孩子去游乐园时,遭到了拒绝。
“虽然步美很想跟池哥哥去游乐园,但是这个问题不解决,根本就没心情去玩嘛……”
“我们已经有一点头绪了,等我们思考一会儿,有了答案再去也不迟……”
池非迟当然没理由不答应暂缓游乐园之行,反正去游乐园只是想带一群孩子去玩,他对游乐园没兴趣,既然孩子们想在家,那在家也问题。
三个孩子得到池非迟点头之后,就坐到客厅地毯上,用卡纸画上阿笠博士、佐藤美和子、毛利小五郎的简笔画,摆放好之后,又用其他卡纸开始写名字、年龄、住址、职业、爱好等信息。
冲矢昴见池非迟和阿笠博士要修热水器,主动提出要去帮忙。
柯南晃到冲矢昴身旁,好奇低声问道,“你也知道答案了吗?”
不然赤井先生怎么可能这么悠闲。
“不……”冲矢昴弯腰看着柯南,眯眯眼低声回道,“目前只知道答案跟工学有关,而工学涉及的知识很多,我暂时还不知道最关键的解题方法在哪里,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表现得太感兴趣,你说呢?”
柯南一愣,很快反应过来。
阿笠博士是工学博士,冲矢昴这个马甲的身份是工学研究生,阿笠博士能想到答案,冲矢昴却想不到,会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是,研究生的思路比不上博士,这么想也说得通,但如果那个答案其实很简单呢?
答案没有明朗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要是赤井先生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又不知道答案,被怀疑在身份上撒了谎,那离直接被扒掉马甲可就只差一点点了。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池哥哥怀疑你了?”柯南回神后,连忙看着冲矢昴低声问道,“今天这一切,会是对你的试探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他们就要提前考虑应对的办法了。
“感觉不像,他为新剧本苦恼应该是真的,这一点优作先生那里就能证实,撒不了谎,而且对答案感到好奇而追问的是你,或者说我也好奇,一切都太自然了,至少我没发现他有故意引导的痕迹,而且我仔细想过,好像我也没有做过什么会引起他怀疑的事……你不放心,我会小心一点的。”
冲矢昴眯眯眼轻声对柯南说完,没有久留,直起身跟上去检查热水器的池非迟,心里也捏了一把冷汗。
待在池先生身边真的很危险。
这一刀扎得直逼要害,还好他反应快,尽量表现出对答案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模样,不然要是被问到‘你是工学研究生,你知道答案了吗’这种问题,他连个顺着下的台阶都没有。
如果答案是研究工学的人都能想到的,他说‘我不如博士’,那也说不过去。
他跟着去修热水器,也是想看看池非迟有没有怀疑他,别到时候他还在考虑谜底、一头雾水的时候,一出门就被警察拦住,以‘撒谎隐瞒真实身份、意图不轨地接近他人、疑似恋童’的理由,甚至还可以怀疑他是试图窃取博士研究的可疑份子,要他解释一下这些问题。
为了孩子们的安全着想,池先生可能心里在怀疑却不打草惊蛇,而以池先生跟警方的关系,找个警察过来帮忙确认一下他的身份,应该没问题。
反正池先生有一言不合就送他同事进警局的前科,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来!
阿笠博士倒是没想那么多,带着池非迟和冲矢昴修好了热水器,顺便检查了一下管道,下楼发现孩子们还在苦恼,凑近池非迟,低声道,“非迟,那个手法……虽然我是猜到该怎么做了,但……真的可以实现吗?”
池非迟没急着回答,看向一旁的冲矢昴,“冲矢先生知道了吗?”
来了,这个问题还是来了……
大唐颂 你是那道光束
冲矢昴感觉后背像是扎了几根针,刺刺的,面上维持眯眯眼和善表情不变,抬手装作尴尬地挠了挠头,“坦白说,我也考虑过,不过怎么想都会往科学发明那方面去想,可是池先生你又说跟发明没关系……”
“你往简单一点的方向去思考,”阿笠博士觉得该尽一尽‘工学前辈’的责任,笑眯眯给冲矢昴提示,“就像非迟说的,其实本质并不复杂,复杂的是执行。”
池非迟没再纠缠赤井秀一,回答阿笠博士的问题,“我试过,拍摄的时候没有用爆炸火光,就是用那个手法来完成的。”
行吧,算赤井秀一糊弄过关了。
欺负也要合适一点,随便吓唬吓唬就好了,真要把人吓跑了,以后谁给博士看家?
阿笠博士眼睛一亮,“你那里有手稿吗?孩子们这么在意这个谜题,我想如果可以的话……”
瑪麗埃爾克拉拉克的婚約
“给小孩子演示这种实验,很容易发生危险。”池非迟提醒道。
二道販子的奮鬥
阿笠博士豆豆眼,“也、也是。”
“不过可以做个小型的环境模拟场。”池非迟又道。
“小型的环境模拟实验吗?那可就简单多了,大概要不了三个小时,能赶在晚饭前……”阿笠博士思考着往实验室去,到了楼梯前,才回过神来,转头笑着问道,“非迟,你要不要过来帮忙?”
池非迟点头,对冲矢昴道,“抱歉,冲矢先生,没想到答案的话,我们不会带你的。”
冲矢昴:“……”
很窒息。
柯南见冲矢昴一直眯眯眼看池非迟的背影,趁其他人不注意,又晃了过去,低声说悄悄话,“怎么样?被怀疑了吗?”
“看起来没有……”冲矢昴顿了顿,“原本我还在想,能不能从池先生那里拿到剧本原稿,密码我刚才记住了,不过他和博士好像不觉得我想不到有什么问题,他们去准备给你们演示手法了,我想应该不用了。”
“你还想过去偷池哥哥的U盘啊?”柯南有些无语。
“虽然这么重要的U盘,丢失了可能会让他紧张起来,也可能会把事情闹大,”冲矢昴摸着下巴道,“但只是借用一下,十分钟之内搞定,应该不会有问题。”
柯南转念一想,第三部电影里还有一个案子,他也挺好奇的,如果能拿到池非迟的U盘,就不用再好奇了,再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没那么容易,心里瞬间被泼了盆冷水,半月眼道,“我觉得拿到了也没办法打开哦,池哥哥好像有定期更换密码的习惯,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U盘,说不定不仅密码换了,还会留下一些讥讽的话,我曾经好奇想看他的手机,结果他也换过密码……”
他可不想再看到‘刀斩狗头’这种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