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踏星-第三千兩百九十八章 玉色讀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于冷发狂,这个不是那位强者的传承,而是前段时间他无意中得到的,这东西如同陨石一般砸在地上,除了他,没人看见,他便将这个东西带回去,也正因为这个东西让他对六方道场其他修炼者不在意,否则按照他的性格,不至于忽视虚康的拉拢。
就因为无视了虚康,虚康大怒,才有了此次对决。
誤惹霸道總裁
与虚康一战,完全不是对手,那可是虚阳一族的人,受祖境教导,不是他可以媲美的,那位强者遗藏正如虚康所说,最多慢慢修炼,已经不足以让他更进一步超越其他人,但这个东西不同,这是他的底牌,是他通往强者的阶梯。
虚康饶有兴趣看着:“这就是你的传承?”
于冷目光狂热的看着玉石圆球,手指放在其中一颗小圆球上,敲了敲,很小心的样子。
虚康皱眉,宇宙奇异之物太多了,修炼界,传承可大可小,他也不敢大意,身前,本命虚神降落,是一柄红色的剑,正因为有本命虚神,他才能靠着数倍的虚神之力轻易击败于冷,这就是虚神时空修炼者的优势。
红色的剑锋带来炙热的杀意,笼罩于冷,这股炙热来自炙阳功,虚阳一族的功法。
于冷像是没感觉到,就这么盯着小圆球,不断敲击,不一会,小圆球内出现了黑影,紧接着,一个巴掌大,形似蜻蜓的虫子自小圆球内爬出,通体玉色,如同玉石雕琢而成,看上去颇为灵动。
虫子缓缓爬出小圆球,爬到于冷手上。
于冷兴奋,呼吸都急促:“好孩子,乖孩子,来,来。”
虫子顺着于冷手掌,爬到他手臂上,很是乖巧。
周围响起不屑的声音:“我还以为什么了不起的传承,不就一只虫子吗?”
“于冷,这就是你藏着掖着的传承?”
“这虫子看起来挺漂亮,还能卖点钱,哈哈。”
于冷小心抚摸着虫子,抬眼看向对面,目光陡然狰狞,凶狠无比:“咬死他。”
虫子展翅,化为一道玉色朝着虚康而去,速度极快,令虚康惊异。
但这只虫子并未带给他生死危机,没什么厉害的。
只见红色的剑飞舞,直斩虫子,乓的一声,虫子被一剑斩落,砸在地上,引得一片笑声。
但虚康却笑不出来,因为虫子没死。
他的本命虚神一剑还配合炙阳功,居然没杀死这只虫子,这一剑足以将于冷给斩杀才对。
于冷瞪大目光,狂热的继续敲击小圆球。
又一个虫子爬出,还是那个小圆球,还是那个虫子,然后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下,一个又一个虫子爬出,仿佛无穷无尽,这些虫子都为玉色,精雕细琢,很是精美,但它们可不是真的玉石,而是虫子。
地面上,那只被虚康斩了一剑的虫子缓缓飞起。
众多虫子在周围人骇然的目光下,形成了一片虫云,朝着虚康飞去。
女忍十六夜、參上
周围人急忙后退,这些虫子一只两只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数量,尽管看上去并不狰狞恐怖,但毕竟是虫子。
蝼蚁多了还可怕。
虚康连忙控制剑斩出,一剑斩向虫云,当剑穿过虫云落下的一刻,不少虫子被斩在地上,却依旧没死,而剑,一阵晃动,掉落了下来。
虚康脸色一白,他的虚神之力没了,怎么会消耗的那么快?
眼前,虫云飞舞,朝着他而来。
虚康骇然,头皮发麻,死亡的阴影笼罩,后方是于冷兴奋残忍的目光。
这时,强悍的虚神之力轰然坠落,将虫云压趴,连同于冷与虚康都被压趴下。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司 拓拔瑞瑞
虚向阴到来。
周围学生一个个都被虫云吓到了,眼见虚向阴到来,急忙行礼。
虚向阴看着被虚神之力压在地上的虫云,皱眉,他的虚神之力消耗的比以往快了数倍,是这些虫子?这些虫子居然吞噬虚神之力,他从未见过这种虫子。
“怎么回事?”虚向阴厉喝。
天行缘记 小说
虚康趴在地上,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一米距离的虫子,这些虫子看起来晶莹剔透,却依旧有着狰狞的爪牙,闪过锋芒,看得他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虚向阴赶来,他就死了。
“回,回导师,是切磋。”不远处有同学道。
虚向阴目光扫过虚康,于冷,最终又落在那些虫子身上,虚神之力不断被消耗,这些虫子居然还没吞噬完?
收回虚神之力。
“切磋?如果我不来,就不仅仅是切磋那么简单了。”虚向阴目光盯向于冷:“这些虫子是你的?”
于冷沉默着将虫子收回圆球,一言不发。
对面,虚康站起来,喘着粗气:“是他的,是他的传承。”
虚向阴看向虚康:“别人的传承与你们无关。”
说完又看向于冷:“仅仅切磋,你却下如此重手,如果我不来,虚康就死了吧。”
于冷收起圆球,看向虚向阴,眼底深处还有狂热,刚刚的一幕带给了他天大信心,虚康是他本身难以匹敌的强者,但因为有了虫子,轻易就能杀死此人,他有把握在将来,必能成为纵横宇宙的强者。
“我在问你话。”虚向阴不满,厉喝。
于冷漠然:“切磋。”
虚向阴目光一寒:“切磋,为何要下那么重的手?”
“修炼界,弱肉强食。”于冷将虚康他们的话还了回去,听得虚康咬牙。
虚向阴看着于冷漠然无情的目光,颇为头疼,他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但这种事在六方道场很普遍,有的人被欺压可以崛起,有的人一蹶不振,六方道场培养的是强大的修炼者,强大的修炼者要有与之匹配的心性。
于冷的心性足够了,但那种发自心底的冷漠却让人在意。
虚向阴挥挥手:“散去吧。”
虚康阴冷盯了眼于冷,与众人一同离去。
于冷嗤笑,此人已经不放在他眼里,再给他一段时间,足以成为强者,虫子,可不止有那一种。
刚要离去,背后传来虚向阴的声音:“于冷,我知道你被欺负,但做人要守住底线,当初就连陆主在六方道场都被欺负,他还是走了出来。”
“没有人天生是强者,守住那份底线,才可以走的更远。”
于冷诧异,陆主?他倒是听说过,据说六方道场成立之初,虚向阴就在了,相当欣赏那个时候的陆主,帮陆主解决了不少事,最后还将陆主给拉到虚神时空,那也是陆主走向六方会的第一步。
虚向阴在六方道场地位极高,哪怕他不是极强者,就因为与陆主的这份旧情,即便放眼六方会也没人敢得罪他。
于冷对虚向阴行了一礼,走了。
虚向阴摇摇头,他也只是提点一句,最后听不听在与他自己。
修炼界是很残酷的,没有人知道明天自己是否还能活着,这个于冷如果还是这种性子,总有一天会倒霉。
不过他那些虫子倒是让人在意,也不知道哪位强者的遗藏。

天上宗,辰祖到来,急忙找到陆隐,将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陆隐大惊:“原起老怪?走,不能让他跑了。”
很快,陆隐联系了木先生,跟随辰祖去往江山社稷图所在的时空,尽管找到的希望不大,但总归要去。
不出意外,当他们到的时候,星空空空如也,江山社稷图没了。
“很正常,原起老怪不可能在这等着被我们围杀。”木先生不意外道。
“辰祖前辈,那个什么江山社稷图真那么厉害,连你都差点逃不出来?”陆隐问,对于辰祖的实力他很清楚,即便面对原起老怪,赢不了,逃还是没问题的,而且究竟能不能赢还两说,辰祖自创的连掌是一种遇强则强的战技,最强的一掌连昔祖都挡不住。
那时候昔祖是真的被一掌抹杀,挡不住。
连掌可是能借助太古城火焰之威的,试问这种威能有几人可挡?
辰祖即便赢不了,原起老怪也不应该能阻止他离开才对,但辰祖竟说差点逃不掉。
辰祖忌惮:“那老家伙的江山社稷图被称为序列之基,以七十七位修炼过咫尺天涯序列规则的强者所有序列粒子炼制,一进入其中,等于进入了咫尺天涯序列粒子的海洋,里面的一切都是序列粒子构成,如果不是连掌可以借助那些序列粒子的力量,我根本逃不出来。”
说着,他看向木先生:“也要感谢前辈在太古城摧毁了那老家伙的武器。”
辰祖指的是一道钟,原起老怪凭着一道钟在太古城战场与木先生不分上下,但太古城最后一战,一道钟被木先生打裂,导致原起老怪实力衰退,只能逃离。
木先生郑重看着辰祖:“七十七位修炼过咫尺天涯序列规则的强者?”
陆隐震撼,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修炼同一种序列规则的强者?
鬼影神探
辰祖看着星空:“第一次听到我也很震惊,这种感觉就像当初第一次听到祖境还可以被赐予一样,轮回时空大天尊可以赐予三尊九圣,那时候我感觉是被骗了,但真了解轮回时空后才知道有这种事。”
“那老家伙的话不像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