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仙草供應商》-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 乾雷仙君推薦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不慌不忙的祭出一面青色小盾,打入一道法诀,青色盾牌的体型暴涨,挡在石樾的面前。
三道金光击在青色盾牌上面,青色盾牌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安然无恙。
“防御仙器!”李玉龙惊讶道。
对方又是剑修,又有防御仙器在手,难怪不惧他们。
金袍老者法诀一掐,体表金光大放,密集的金光骤然浮现,悬挂在高空,如同繁星一般。
密集的金光划破天际,直奔石樾而来。
石樾冷笑一声,手中的离火斩妖剑骤然大亮,猛然一抖,无数的赤色剑气席卷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赤色龙卷风。
轰隆隆的巨响过后,烟尘滚滚,虚空撕裂开来,出现大量的裂缝,仿佛这一片天地都要崩塌一般。
石樾袖子一抖,离火斩妖剑脱手而出,飞到身前虚空,在一阵刺耳的剑鸣声中,离火斩妖剑绕着石樾飞舞不停,剑光如雷,一股股赤色狂风护着石樾。
石樾法诀一掐,身上绽放出刺眼的青光,罩住方圆万里。
青光接触到裂缝,裂缝迅速愈合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密集的金光靠近赤色狂风,传出一阵阵刺耳的金铁交击声。
金光骤然聚集到一起,化为一把金濛濛的巨刃,犹如实体一般,散发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石樾冷喝一声,双手朝着虚空一画,虚空震荡扭曲。
金色巨刃狂颤起来,如同龟裂一般,寸寸断裂,化为点点灵光消失不见了。
“空间法则?”李玉龙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他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空间法则是三大至尊法则之一,没这么好掌握,应该只是掌握一些皮毛,不过对付他们是没有问题的。
吴德愣住了,嘴巴张的大大的,能够塞下一颗鸡蛋。
他本以为石樾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石樾还掌握了几分空间法则,假以时日,石樾的成就不可限量。
白裙少妇和青衫青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青衫青年吓出一身冷汗,如果刚才强行动手的话,那就麻烦了。
“道友道法高深,老夫佩服,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道友要是改主意了,可以联系老夫或者其他七霞仙宗的长老。”李玉龙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枚青色储物戒,丢给石樾。
白裙少妇识趣的撤掉了阵法,石樾的强大实力镇住了他们,他们只能放行。
石樾接住青色储物戒,神识一扫,满意的点了点头,化为一道青色长虹破空而走,吴德连忙跟上。
没过多久,两人就消失在天际。
“还好没跟他们交手,否则咱们恐怕回不去了。”李玉龙肃然说道。
“他没有掌握空间法则,只是掌握一些皮毛而已,真的生死斗,他未必是我们的对手。”青衫青年嘴上这般说着,声音比较小,显得有些心虚。
白裙少妇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没有说什么。
······
天海坊市,仙草宫。
逍遥子正在跟曲思道说着什么,曲思道和逍遥子的脸色凝重。
“居然有真仙期的邪修设局诱杀其他修士,消息属实么?”逍遥子郑重的说道,他担心石樾上当了。
“不好说,小道消息是这么传的。”曲思道叹气道,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小道消息不足为信,我可没那么容易被暗算。”一道充满自信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
话音刚落,石樾大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浓浓的笑容。
这一次外出,得到一位玄仙的传承,不过间接跟七霞仙宗扯上了关系,这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看样子,你这一次的收获不小啊!没跟吴德发生冲突?”逍遥子笑了笑,打趣道。
“他倒是想,但他不敢。”石樾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让逍遥子和曲思道提防七霞仙宗的修士。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的人手不多,只有石樾这一位真仙,如果七霞仙宗想要找他们的麻烦,还是很容易的。
“七霞仙宗,这个宗门的势力不小,不容易对付,不过你得到一位玄仙的传承,要是消息传开,恐怕会引起不少势力的注意。”逍遥子提醒道。
石樾点点头,望向曲思道,说道:“这就需要您的帮忙了。”
“我?我能帮什么忙?”曲思道微微一愣。
“你不是认识很多打探消息和卖消息的修士么?把风放出去,就说某某修士得到玄仙传承,浑水摸鱼,我不承认,谁能奈我何。”石樾信心满满的说道,他已经想好了对策。
若是市面上突然有大量修士得到玄仙传承,自然没人相信,真仙修士也不是傻瓜,听风就是雨。
曲思道点点头,称赞道:“这个办法不错,我马上去办。”
势不容缓,曲思道不敢耽误时间,立刻离开了仙草宫,下去安排了。
石樾跟逍遥子闲聊了几句,返回了住处。
回到住处,石樾取出一枚储物戒,轻轻一晃,一片霞光掠过,地面上多留一大堆东西。
两件中品的后天仙器,分别是五雷环和乾雷刃,都是雷属性仙器。
当时走的匆忙,石樾没有查看玉简的内容,现在回到住处,可以好好查看玉简的内容了。
他拿起一枚青色玉简,贴在了眉心,神识探入其中。
兵魂 小說
他一一查看了每一枚玉简的内容,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洞府主人真的是乾雷仙君,此人有玄仙中期的修为,此人确实打伤了七霞仙宗的修士,不过石樾没有想到,乾雷仙君跟天虚真君认识。
他拿起一枚灵光闪闪的青色玉石,表面符文闪动,灵气惊人。
石樾的神识想要探查青色玉石内部的情况,青色玉石表面的符文顿时大亮,挡住了石樾的神识。
石樾眉头一皱,轻哼了一声,运转庞大的神识,凝聚成一把金光闪闪的小剑,朝着青色玉石击去。
一声闷响,青色玉石表面的符文暗淡下来,一道金光飞出,化为一名大腹便便、圆脸小眼的金袍男子虚影,男子头戴金色玉冠,面容白净,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
“老夫乾雷仙君,如果有人看到这枚传影石,老夫多半遇害了,老夫在一处金仙的坐化洞府跟七霞仙宗的修士起了冲突,大打出手,重伤逃了出去,若是有缘人得到传影石,劳烦通知天虚真君和北海道人,老夫被七霞仙宗的修士害了,让他们小心行事。”
金袍男子缓缓说道,说完这话,金袍男子化为点点灵光消失不见了。
“北海道人?看样子,天虚真君、乾雷仙君和北海道人三人关系不错,乾雷仙君和天虚真君都遇难了,就不知道北海道人是否活着。”石樾双目一眯,轻声说道。
天虚真君被害是一个谜,逍遥子也不清楚,只能靠石樾去查。
石樾现在得到一些线索,北海道人是一个突破口,不过能够跟天虚真君结交,起码是玄仙,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北海道人到了什么境界。
石樾拿起一枚淡金色的玉佩,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金色玉佩表面符文闪动,灵气惊人。
按照乾雷仙君留下的线索,这枚玉佩是他从金仙坐化洞府得到的,是打开某处要地的其中一枚钥匙。
他没有猜错的话,七霞仙宗的修士估计是要这枚玉佩,这枚玉佩可能是得到金仙传承的关键。
乾雷仙君留下的玉简记载了很多内容,乾雷仙君这些年的见闻,一些地方的风土人情、特产和修仙资源,最重要的是乾雷仙君的主修功法《乾雷宝典》。
乾雷宝典可以从炼气期修炼到金仙期,附带了多种秘术,石樾没有雷灵根,强行修炼这套功法,发挥不出多少威力。
雷灵可以修炼这套功法,她已经化为人形,有了这套功法,修炼速度更快,神通更强。
石樾放出雷灵,将一枚银色玉简丢给了雷灵,说道:“这套功法很适合你,你拿去修炼吧!希望你早日晋入真仙期。”
“谢谢主人。”雷灵满口答应下来,面露喜色。
石樾收起地上东西,带着雷灵进入玲珑宫,让她在练功室安心修炼。
石樾来到炼丹室,取出炼丹炉和炼丹材料,开始炼丹。
仙草宫的订单比较多,炼制一炉仙丹要花不少时间。
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几则消息快速在天海坊市流传开来。
仙草宫石樾得到玄仙的传承,光是后天仙器就有十多件。
七霞仙宗的李玉龙得到失踪百万年的万炼神君的传承,万炼神君可是金仙修士。
烈阳仙宗的黄焱得到天玄子的传承,天玄子活跃在五十万年前,玄仙后期修士。
有玄仙做局,诱杀寻宝的真仙修士,有十多名真仙已经遇害了。
乾雷仙君的坐化洞府被人发现,为了争夺宝物大打出手,有多位修士遇害了。
天丹神君的坐化洞府现世,有一团真仙级别的灵焰化为人形,数位真仙被杀。
这些消息陆续传出来,若是单独一件事,众修士或许还会相信,这么多件事情,众修士自然不信,有人认为是假消息,有人认为是为了掩盖真实消息,有人认为是为了针对某位修士或者某个势力。
没有真凭实据,光靠几个消息,没人会当真,该干嘛还是干嘛。
······
七霞仙宗,一座陡峭的红色巨峰,山上种植着大量的烈阳树,树叶和树干都是红色的,漫山遍野都是烈阳树,放眼望去,犹如一片赤色火海。
山顶有一个占地十万亩的巨大广场,一座红光闪闪的宫殿漂浮在广场上空,牌匾上写着“烈阳宫”三个大字。
烈阳宫的宫门敞开,李玉龙站在大殿之中,神色恭敬,一名脸色红润的红袍老者坐在主座上,红袍老者方脸小眼,目光阴沉,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
“如此说来,乾雷仙君的传承被仙草宫的石樾得到了?”红袍老者轻声说道。
“弟子无法确定,只是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那里有很大可能是乾雷仙君的坐化洞府,可惜石樾道法高深,弟子未能截下他们。”李玉龙小心翼翼的说道。
“空间法则?看来此人并不好惹,你做得对,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不用管了。”红袍老者吩咐道。
李玉龙轻松了一口气,点头说道:“是,弟子遵命。”
李玉龙转身离去,离开了烈阳宫。
红袍老者取出一面灵光闪闪的罗盘,打入一道法诀,吩咐道:“陈信,你跑一趟天海坊市,想办法查清楚仙草宫的石樾有没有得到乾雷仙君的传承,最重要的是一枚玉佩,若是弄回那枚玉佩,为师可以给你一颗七彩飞仙丹。”
七彩飞仙丹可以辅助真仙修士冲击玄仙期,一颗七彩飞仙丹药数百块仙元石,十分珍贵。
“师傅,这个石樾什么来历?”罗盘传来一道恭敬的男子声音。
“不知道,他可能掌握了空间法则,目前只知道他是一位玄丹师,炼丹师的脾气比较怪,吃软不吃硬,你要慎重,别惹恼了此人。”红袍老者叮嘱道。
“是,弟子明白了。”
收起罗盘,红袍老者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自言自语道:“空间法则!有趣,说不定能够助老夫一臂之力,得到云空仙君的传承。”
······
天海坊市,某座僻静的院落。
曲思道站在一座青色阁楼的门口,神色焦急,似乎在等待什么。
半个时辰后,房门打开了,石樾走了出来。
他在玲珑宫炼制了一批仙丹,不过他刚退出掌天珠,就收到了曲思道发的传音符。
“出什么事了?”石樾疑惑道。
“有一场地下拍卖会,真仙级别的,我只知道在哪里,无法进去,你去参加本次拍卖会,或许会有收获。”曲思道缓缓说道。
石樾问清楚地下拍卖会的地点,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会准时参加的,我现在要去赴宴了。”
地下拍卖会的召开时间是今晚酉时,时间还早。
离开住处,石樾在街上闲逛起来。
半个时辰后,石樾出现在一座六层高的青色楼阁,牌匾上写着“青霞阁”三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