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超神寵獸店 愛下-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閉嘴(求訂閱月票)相伴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
老者凝视苏平一眼,点点头,转头对野皇道:“去过你们霖族的人多了,你可有他偷窃至宝的证据?况且,你们的至宝究竟是何物,既然是至宝,没人看守?区区一个天神境就能盗窃?”
野皇淡然道:“证据确凿,你又何必袒护?失窃的至宝是琉璃月明环,因一些别的缘故我不便多说,当时的确是下面的人看守失职,已经被处置了,但经过我们的排查,就是他偷窃的,否则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我们没邀请过他,他却来到我族?”
“难不成,你觉得我们堂堂高位神族,会邀请一个人族小爬虫,来我族里做客不成?”
老者脸色微变,冷哼道:“你说这么多,还是没有证据,仅凭他进入你族内,就断定是他,这不是含血喷人么?”
“含血喷人?”
野皇眯眼道:“莫非阁下也参与了这件事?否则,你为何如此极力维护?的确,他区区一个天神境小鬼,没能力偷窃至宝,这背后必定有人协助,贵院的反应,呵呵……”
1255再铸鼎
老者脸色一冷,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要我拿出证据,那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不是他偷窃的?”野皇冷笑道。
两位老者微微变色,他们自然没有证据,他们出面维护苏平,也仅仅是因为苏平是天道院的院生,他们相信神性过关的情况下,苏平不会做出如此事情,何况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由头,无非是因为苏平斩杀霖族神子所招惹来的报复。
但对方非要以此事做文章,他们也无从反驳。
“堂堂神界高位神族,难道真要如此为难一个小辈么?”老者冷着脸道。
野皇笑了,道:“既然二位拿不出证据,那就放人吧,二位放心,如果真不是贵院弟子做的,我们自会还他一个清白,但还请让他随我回去接受调查,否则,我霖族也不是随便轻辱的!”
“你要带他走,老夫也奉陪此行!”断臂老者冷着脸道。
“随意。”
野皇冷笑,旋即瞥向下方的苏平:“小鬼,由我亲自来给你带路如何?”
苏平攥紧拳头,深吸了口气,道:“那就别废话了!”
野皇眼眸一眯,闪过一抹浓烈杀气,但很快又收敛了,反正已经是个死人,现在是在天道院里,他冒然出手的话,多生事端,淡漠道:“走吧!”
说完,虚空中塌陷出一条通道,他的脸孔隐没其中。
那断臂老者正要上前,紫金长发老者拉住了他,摇头道:“我去吧,此行凶险,真出事的话,就请老祖出山。”
“他们霖族敢!”断臂老者脾气较为火爆,微微瞪眼。
紫金长发老者微微摇头,没再说什么,转身看向苏平,表情较为平和,道:“孩子,来吧,只要你是清白的,学院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苏平感受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带到老者身边,他没有抗拒,望着那断臂老者,嘴角微微抿紧,道:“前辈,为我牺牲的这条手臂,我会为你讨回的!”
断臂老者一愣,摇头轻笑道:“没必要,年少轻狂,谁都有过,不过将来可要注意点,毕竟祖神之名不可提及,这是整个神界的规矩和禁忌。”
苏平沉默,他心中本想说,即便是敌人,也不行么?
但话到嘴边,他心中已经有答案。
不行。
没错,即便是敌人,也不行,因为他现在的力量,还不具备这样的资格。
“终有一天,祖神在我眼前,也不再是需要敬畏的存在!”苏平心中暗暗立誓。
“求道者,当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有一往无前的锐气,但有时锋芒需要收敛,隐藏的锋芒,并且折弯,而是因为将锋芒隐藏了,在刺出的那一刻,才会有更大的威力,你的天赋不错,如果此行能回来的话……”
紫金色长发老者看着苏平,语重心长地教诲:“一定要好好苦修,等到足够强大时,你才有发言权!”
苏平认真点头。
虽然跟这二位老者只是初次见面,他心中却有种面对师长的敬畏感。
下一刻,紫金色长发老者便拉着苏平踏入了虚空通道中,消失不见。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
随着二人消失,修道院的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人甚至有种想要感到霖族的冲动,想要看看苏平会落得如何下场。
得罪霖族,即便有院里的长老陪同,估计也是十死无生!
“没想到,天道院居然能为弟子做出如此牺牲!”
“难怪家族里交代,无论如何都要进入天道院,只有在天道院,才能安稳地修炼,一路成长,无需担心在成长的路上被人察觉,被扼杀于摇篮!”
“霖族也许会爆发大战,可惜,我等看不到了。”
……
虚空通道中。
苏平跟紫金色长发老者行走其中,通道周围是朦胧的虚空,混乱无序,这种对空间力量掌握的手段,已经超越了虚空行走。
“等到了霖族,无论他们如何逼供,只要你没做过,就绝不要承认!”紫金色长发老者对苏平告诫道。
“即便他们用你们人族的性命要挟,你也不要认!”
“千万别觉得,你认罪了,就能得到宽容处理,一旦你认罪,你将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是我,也无法出手救你,学院也没有出手的理由,包括被抓来的那些人族,也都会被处理!”
紫金色长发老者将问题看得很透,担心苏平招架不住霖族的逼供。
苏平点头,他知晓霖族跟他之间的过节,已经是死仇,不存在任何缓解的可能。
“只要你能坚持下来,死不认罪,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杀你,否则,我们天道院也不是任人欺负的!”紫金色长发老者目光凌厉道。
“明白。”
没多久,虚空通道的尽头浮现出外面的光景,映入视线的是一座巍峨的山峰。
正是霖族所在的神山。
雄伟绮丽,无数宫殿坐落其上,当通道完全消失,二人出现在外界时,发现这通道尽头赫然是霖族的腹地。
周围群山环绕,诸峰上都有神族屹立,全都是霖族内的年轻俊杰。
“野皇大人回来了。”
“这就是那个杀死墨烽神子的人族小杂种么?”
“居然当众杀我族神子,区区人族简直找死!”
“早就应该将这些异族驱逐出神界,不该收留!”
周围的众多神族目光冰冷,虎视眈眈,虽说墨烽是某个派系培养出的神子,如果是死于族内斗争也就罢了,但被一个人族当众斩杀,这使整个霖族脸上无光。
在这一刻,他们全族都是同仇敌忾。
大族虽然有许多毛病,但在某些事情上,却保持极度一致。
“杀!”
“杀!!”
“杀死盗窃贼!”
铺天盖地的怒喊声响起,音浪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似乎要将苏平淹没。
紫金色长发老者脸色微变,释放出一股力量将苏平笼罩,免得苏平无法承受这股压迫,露出难堪之象。
但苏平的表情却非同寻常的平静,脸上看不出丝毫波澜,周围那些怒喊声虽然经过紫金色长发老者的削弱,将里面的杀气给抵挡,但依旧具有极强的压迫力,而苏平却像闻如未闻,只是静静地环顾四周。
直到看到某处,他目光骤然一凌!
从那处虚空中,裂开一条通道,有数十个身材魁梧的霖族壮汉,赤裸上身,虎背熊腰,上身只缠了一条金色腰带般的条带,刻着金龙的战靴踏在虚空中,走出一道道金色波纹。
在他们身后,拖拽着长长的锁链,极其浩瀚,而锁链的尽头,赫然拴着一道道的身影,都是人族。
所有人族看上去都较为萎靡,浑身伤痕累累,显然经受过酷刑。
这里面有老人,妇孺,孩童,也有年轻女子和壮汉,此刻都被锁链穿透肩膀,被拉扯着踉踉跄跄在虚空中前行,有些甚至无法维持御空,身体微弱地垂挂在锁链上,在拉扯中,鲜血顺着锁链不停滴落下来。
数百,上千,上万,数十万!
足足上百万的人族,在这锁链的拖拽下,从虚空中拉出,从伤口中牵动出的鲜血,凝聚在一起,竟使得下方飘洒出血雨!
苏平双目紧盯着,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紫金色长发老者也是脸色微沉,对他来说,更残忍的景象也见过,并没有被震慑,只是知晓事情的原委,他心中也有些动怒。
“杀!杀!”
冲天的怒喊声袭来,在这座巍峨神山的空地前,苏平跟紫金长发老者如两只渺小的蝼蚁,毫不起眼。
“盗窃贼,坦白吧,你是怎么偷窃本族至宝的?”
野皇缓缓转身,嘴角微微扬起,俯视着眼前这个人族小鬼,这样的场面,足以将任何天神境吓得颤抖,即便是霖族的神子,都无法承受!
他居高临下,戏谑地看着眼前的蝼蚁。
Forever單相思百合
然而,让他嘴角缓缓凝固的是,他没有在苏平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慌乱和紧张,以及局促!
镇定!
平静!
苏平的表情,像万古不化的寒冰,冷静得可怕,唯有一双眼眸,在此刻如银色寒星般,锐利得可怕!
这个人族小鬼!
野皇眼中掠过一抹怒色,浑身散发出的气息渐渐朝苏平笼罩而去,要将紫金色长发老者给的屏障撕裂。
“你想以大欺小么?”
紫金色长发老者脸色一冷,踏步站在苏平面前。
野皇冷哼道:“现在是他承认罪行的时候,是我族审判的时刻,本皇当然不会杀他,区区蝼蚁,还不配让本皇出手,但你想要庇护他,这就是与本族为敌!”
说完,他猛然发力,要将对方的庇护撕裂。
紫金色长发老者怒喝一声,同样发力,周围诸神降临,声势太过骇人,如果没他庇护,别说天神境,就算是主神都无法承受!
两股至强的力量在虚空中较劲,互不相让。
野皇脸色微变,眼眸眯起,天道院的老家伙,有点超出他的预料,不愧是天道院里的老古董!
就在这时,虚空中忽然传来一股力量,将这股平衡打破。
紫金色长发老者闷哼一声,他给苏平的庇护顷刻间被撕裂了,而虚空中缓缓踏出一道身影,身披金色神袍,伟岸巨大,如一尊九天上的神祗,俯视众生。
“霖皇!”
紫金色长发老者脸色变了,没想到霖族的族长居然亲临!
“别来无恙。”
霖皇面色平静,带着一股威严,对老者淡然道:“既然是来族内做客,希望有做客的规矩,这位人族少年窃我族至宝,必须接受我族的审判和调查。”
老者脸色阴沉,“事情究竟如何,你们心里清楚!”
霖皇脸色微冷,“事情就是如此,我们当然清楚,莫非你觉得我堂堂神族,会冤枉一个人族?!”
老者脸色微变,这话不能乱接,毕竟开口的是霖族的族长,他心中恼怒,但手里没有证据帮苏平脱身,也只能憋屈在此。
“切记,绝不能承认!”
他只能给苏平传音道。
苏平没有回答,只是冷漠地看着眼前走出的这位伟岸的身影,以他的目力,直视对方的身躯都感到刺眼和疼痛,但他依然没有转开目光。
“这些就是超越至尊的存在……”
“但还不是祖神!”
苏平目光冰冷,曾经祖神虚影,都未能让他低头,现在他更不会低头。
没有老者的庇护,周围呼喊的怒吼声,顿时铺天盖地砸来,像无数的拳脚砸到苏平身上,震耳欲聋!
这是诸神的威压和杀意!
苏平站在场中,身躯略显单薄和消瘦,寒风凛冽,将他的衣衫刮得猎猎作响,随风飘动。
他的身影没有丝毫颤动,如一根标枪!
在老者担忧的目光中,在野皇和霖皇居高临下的俯视目光中,苏平慢慢抬起头,一双眼眸如太阳般璀璨,如寒星般冰冷,他慢慢地转头,看向四方。
神影卓立,居高临下。
慢慢地,攥紧了拳头。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一股力量从胸腔中迸发,苏平蓦然抬头,大吼道:“都他妈给老子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