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線上看-第兩千五百二十五章 爹展示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一个小时后,山林深处,八名雇佣兵散开,端着武器缓步前行。
他们目光锐利寻找着唐若雪的影子。
按照他们的设想,应该半个小时前就活捉唐若雪。
可是这个女人顽强的不像话。
精准的枪法,坚韧的精神,还有‘磕药’一样的体质,让她岌岌可危却又不可遏制的活到了现在。
而且他们还有七名同伴被打死,可谓让他们说不出的头疼。
就连玩世不恭的鳄鱼也多了一份阴沉。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今天必须把唐若雪拿下。
不管是为了一个亿,还是为了鳄鱼的荣耀,他们都不能让唐若雪跑了。
为此哪怕再牺牲几个人。
念头转动中,一个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的驼背雇佣兵打起精神,向一块疑似外衣的物体慢慢走了过去。
只是他没有想到,死亡正随着水雾向他渐渐靠拢。
水雾中,一双闪亮的眼神就如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
这双眼睛紧紧锁着他,杀气凛然!
在驼背雇佣兵俯身去捡那片衣袖的时候,一个矫健身影仿佛是鹰隼扑食,从树上疾落而下!
悄无声息,在半空中,那个身影手里已经闪出一刀,扎向了驼背佣兵的脖子。
驼背佣兵感受到危险要抬头,却因脊椎习惯性疼痛慢了半拍。
也就这个空挡,
“扑”的一声,匕首扎入了他的脖子。
接着袭击者双手一错,车轮般的玩了一个大旋转。
对方的脖子,就像是麻花一样,被扭得变形了。
驼背佣兵连袭击者样子都没有看清,便被这无情一击剥夺了生命。
BLAME
接着袭击者悄无声息落在地上,就像一条凌空跃下的蟒蛇。
同时,她的手,用无比迅捷的动作,把要摔倒的尸体轻轻扶住,放在了潮湿的大树底下。
紧接着,尸体上的食物和弹药被一扫而空。
耳机也被摘走了。
出手的人正是穿着佣兵服饰的唐若雪。
此刻的她虽然呼吸急促,但眼神锐利,浑身上下,充满了涌动的力量。
唐若雪撕开对方食物大口大口吃起来,偶尔还一按耳机聆听其余人动静。
只是鳄鱼他们也厉害,时不时用暗语联系和呼叫,一旦没有反应,鳄鱼他们马上更换频率。
频率一换,唐若雪就知道他们就要向自己包围过来了。
所以她很快拿着武器窜入山林另一边。
逃窜中,唐若雪看到两名佣兵从左右两侧奔过来。
她趁着对方被自己身上服饰迷惑,一抬手就是一颗炸雷。
“砰!”
左侧敌人发现一个物体掉在前面,还没细看清楚就闻到浓烈火烟味。
饱经战火的他身躯巨震,危险气息重压在他的神经。
于是他顷刻间向前跌出去,同时还爆喝一声:“小心!”
话音刚落下,轰!一声巨响平地炸起。
虽然左侧敌人第一时间扑了出去,但炸雷的杀伤力还是向他背部,无情倾泻了十余枚钢珠。
一部分被防弹衣挡下来,但还有一部分打在身上,疼的呲牙咧嘴。
水晶 溫 杜 斯 徽章
另外一名同伴也本能向前卧倒躲避爆炸。
还没有反应过来,雨雾中,就走出杀气腾腾的唐若雪,端着武器向他们无情扫射。
间不停歇的子弹,像是雨水一样打在他们的身上和脑袋。
两名佣兵连惨叫都没发出就一命呜呼。
唐若雪没有再去补充食物和武器了,而是踏着雨水迅速撤离原地。
只是走没几步,树林中忽然掠过一阵刺耳的锐响,唐若雪脸色巨变,像是灵猴一样往前扑倒。
五把军刀飞射过来。
唐若雪原来站立地方的草木瞬间被削断。
接着几记清冷却强大的点射枪声响起。
唐若雪翻滚的地方又溅起了泥土。
唐若雪也闷哼一声,背部擦伤掠过了一丝痛苦。
感受到危险的唐若雪,抬手扫射出一波子弹,接着就朝敌人的缺口冲过去。
她要在鳄鱼他们合围之前再度逃走。
她不会认为自己有实力硬刚鳄鱼和五名佣兵。
唐若雪跑的很快,只是她忽略了,前方同草色融为一体的细细丝线。
触碰丝线,一张大网飘落罩住唐若雪。
“嗖!”
正当唐若雪想把带着无数尖细倒钩的网扯下去,五名雇佣兵从两侧闪现出来。
一个个身材彪悍,杀气腾腾,脸上油彩掩盖着他们真面目。
他们手里拿的不是枪械,而是特制的弩枪。
鳄鱼要他们活捉唐若雪,所以重武器都在追击中慢慢更换。
唐若雪俏脸一变,知道深陷绝境。
只是她无所畏惧,娇喝一声,双手并用,刺啦一声扯下罩住自己的大网。
数不清的尖细倒钩,撕裂衣服撕裂肌肤,但她身躯纹丝未动,表情也一动不动。
我穿越成了惡毒皇後
几乎同一时间,如临大敌的五名佣兵出于本能,手中扳机猛地扣动。
四支弩枪对准唐若雪双臂射过去。
四根尖锐弩箭,刺入唐若雪的双臂双腿,鲜血淋漓。
下一秒,四个绊马索呼啸甩在她双手和双脚,绕着两个圈把唐若雪四肢拉扯开来。
“嗯!”
唐若雪闷哼一声,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无论是战斗质素,还是武器装备,都比战家精锐高一个档次。
拿钱玩命的人,的确比普通战兵要专业。
“不愧是唐氏豪族子侄,帝豪董事长,唐小姐确实文武双全,佩服佩服。”
在五名佣兵确认唐若雪没有战的能力后,五名佣兵散开看猎物一样盯着她。
接着,鳄鱼叼着一支雪茄走了过来,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狙击枪。
“昨晚到现在十几个小时,唐小姐你们杀了怕是有近百追兵。”
“我也死了十多个手下!”
“你们逃窜的几个人,基本是平均一个换我们两个。”
“这种战损比,我们鳄鱼小队还是第一次见,也承受不起啊。”
“要知道,我们打正规军,一般是一换五十,我们一,对方五十。”
“所幸你这样的目标,只有一个,不然来多几个,我们怕是要改行。”
鳄鱼眼里有着一抹光芒:“但无论如何都好,你终究还是落入我们手里,游戏算是结束了。”
唐若雪盯着鳄鱼喝道:“帝豪是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清姨迟早给我们报仇的。”
“清姨?你说的是逃窜东边的老女人吗?”
鳄鱼不置可否一笑:“不好意思,她估计凶多吉少。”
“虽然我拦截的时候一眼认出她们不是我要的目标,但出于我赶尽杀绝的做事风格还是轰了她一炮。”
“你的两个保镖当场被炸死,清姨也滚落一个黑乎乎的水洞。”
“我还丢了几个炸雷进去,她九成九变成一堆血肉了。”
“所以你就不要想着她给你报仇了。”
“至于帝豪其他人,我就更不在乎更无所谓了。”
“我这些年杀的人,不仅多,还一个个是大人物。”
“我连地方武装首领、小国一把手、婆罗门富豪都敢下手,哪会怕你们帝豪?”
鳄鱼脸上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背负双手审视着受伤的唐若雪:
“而且我也没想要杀你!”
“我要杀你,你早就死了!”
“战灭阳已经说了,你杀了陈厉婉,要拿你回去千刀万剐。”
“所以你要恨就恨战灭阳他们吧。”
鳄鱼一挥手:“来人,把唐小姐带回去!”
唐若雪先是一愣,没想到陈厉婉死了。
只是她又很快从这事转移重心。
她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五名佣兵,对着天空仰起俏脸悲愤喊道:
“你还不来救我吗?”
“你还不来救我吗?”
“真要我临死那一刻,你才会现身吗?”
“我不要你这种救命之恩,我要你一直护着我不受伤害。”
唐若雪凄然一笑:“明明在意我,喜欢我,却为什么要逃避?”
五名魁梧佣兵微微一愣,下意识四处张望。
“弩箭上的麻药发效了,胡言乱语,精神幻觉!”
鳄鱼不置可否一笑:“而且有我在,耶稣都救不了她。”
“嗖——”
就在这时,风雨一斜,好像有风吹拂……
“轰——”
下一秒,一个黑衣老者从天而降,直挺挺落入五名佣兵中。
地面瞬间龟裂,绳索全部粉碎。
五名佣兵更是轰的一声被震飞出去。
气场强大如斯!
唐若雪精神恍惚呢喃一声:“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