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線上看-第兩千六百九十六章 事實真相讀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果然不出那人所料,店小二很快就找到了杜海宁的住宅,而且木叔确实也已经被他带回到了自己的住宅里面。
而且根据路人所说,木叔在被带进住宅之前就受了很重的伤,所以他们影响很深刻。
當醫生開了外掛 淺笙一夢
那个怪人在知道这些情况之后,淡笑着摇了摇头,留下一句我很快就回来,就离开了客栈。
肖舜等人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时间既然没有任何人明白他的去向。
果然如他所言,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他还回来了木叔的尸体。
木婉儿在看到木叔尸体的那一刻就崩溃了,整个人哭的不能自己。
肖舜看了一眼木叔的尸体后,随即将眼神落到那个怪人的身上,“现在木叔已经死了,线索再次中断了,你在那个杜海宁的家中有没有什么发现呢?”
怪人听到肖舜这样问,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就把目光放到哭的撕心裂肺的木婉儿身上,“你别哭了,人都已经死了,现在哭也没什么意义了!”
听到怪人这样说,木婉儿先是抬眼扫了怪人,没一会儿她的眼泪居然真的停止了。
奶爸的田園生活
见木婉儿不哭了,那怪人给了木叔一个钦佩的眼神,随后有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木婉儿,“你哥哥是自杀的!”
听到他这样说,除了肖舜之外的其余人都瞪圆了眼睛,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自杀呢?
肖舜心里也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想必是因为那个杜海宁背景太过强大了,木家本来就得罪不起,但是现在木家已经将他开罪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和女儿,木婉儿的哥哥才会选择自杀的吧!
这样也可以说的通为什么失火最严重的三个地方在木家三人的房间了,这显然就是为了毁灭证据,想制造一种木家三人都已经葬身火海的假象。
木婉儿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做?”
木言一开始也不明白少爷这样做的理由,但是又想到木叔说让自己先带着小姐和小小姐离开木家,来寻找这个怪人,脑袋灵光一闪,大胆的疑惑出声:“少爷这样做是为了小姐她们嘛?”
听到木言这样说,木婉儿脸色瞬间就苍白了下来,嘴唇动了动,没有声音出来,但是眼里的泪水却再次流淌起来,哥哥真的是为了我们嘛?
怪人摇了摇,“我不知道!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奄奄一息了,给我说了一句少爷不是他杀的,还让我保护好小姐他们就断气了!”
肖舜再次把目光放到木言身上,“木言,你在想想你家少爷和杜海宁认识之后,与他以往有什么不一样没有?”
想了一会儿他又补充说道:“你还可以想想木叔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一样?或者说木家在杜海宁来到之后又什么改变没有?”
木言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这,我倒是没发现少爷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呀!木叔也整天都忙着呢,也没什么改变的呀!”
说着他挠了挠自己的头,“你要是说木家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木家的侍女在后面几天出现在少爷院子的时间少了。”
想到这里,木言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对!在杜海宁住进木家之后的第二天,那些个喜欢带着小小姐出现在少爷面前的侍女就少了,所以那个杜海宁还一直以为木家就只有少爷一个人呢!”
被木言这样一提醒,木婉儿也想起一些不对劲来,囡囡在自己接管木家之后就不会连续缠着自己好几天的,但是在那几天时间里面,囡囡却是整日和自己待在一起的。
被木家的两个人同时证实了,在杜海宁到来之后,木舒卿确实有些反常,所以肖思瞬也醒悟过来。
“哦!如果真的是想木叔说的那样,你家少爷是自杀的,那么很有可能他房间里面的火就是他自己放的,而你们房间的火应该就是木叔放的了,他应该是奉了你哥哥命令行事的!”
这时候肖舜有一个疑问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家的下人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木家大门口的位置呢?而且还是没有拿行李的!”
店掌柜想了一下,“会不会是少爷让他们逃命,所以他们才会出现在木家的大门位置。”
听到他这样说,肖舜摇了摇头,“我去木家看过了,离开木家有三道门,如果真的是为了要逃命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分散逃离吧,又怎么会都涌到一处去呢?”
“要是他们并非自愿离开的呢?”
那个怪人突然插话说道。
肖舜侧目看着他,“你的意思是那个杜海宁在木家出事之前就先到了木家,他在木家耀威扬威了一番,将木家的人都赶了出去。”
“但是木家的少爷不满他的做法,但是又不敢和他硬拼,所以才会在房间放火之后自裁,而木叔为了保护已经离开的木家人在木家四处放了火,想来一个毁尸灭迹。”
“然后就是因为这个行为将杜海宁激怒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屠了木家满门泄愤!”
肖舜自己都不会知道自己居然根据他们的描述就把事情的真相还原出来了。
听到肖舜这样说,那个怪人也点了点头,“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看来现在还是要找到那个杜海宁了!”
“怎么,你没有见到他嘛?”听到怪人这样说,肖舜也诧异出声。
怪人听到肖舜这样问,骄傲的抬着自己的下巴,“就凭他的那些个侍卫,我的行踪又怎么可能暴露呢!”
闻言,肖舜父子心里都闪过自己要变强的念头,随即也不在说话了。
因为他们都没有见过那个杜海宁,就算是自己在大街上和他擦肩而过,自己也未必认的出来呀!
木言这时开了口,“我可以将那个杜海宁的画像画出来,虽然不可能一模一样,但是让你们将他从人群中辨认出来还是可以的。”
听到他这样说,店小二就立刻准备好了笔墨,所以肖舜他们就围拢过来,看着木言勾勒杜海宁的画像。
在木言落下最后一比笔之后,店小二突然指着画像大声嚷嚷道:“原来是这个人呀!”
肖思瞬听到他这样说,诧异出声:“你见过他,在哪里呀?”
被肖思瞬这样一问,店小二也是气不打一出来,“这人不是好人!当初就是他的手下来客栈挑衅,被小肖先生赶走了;第二次他的侍卫又来了,还是肖先生你打跑的,怎么你们都忘了嘛?”
说道这里,他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其他人一眼,在看到那个怪人的时候突然一脸崇拜的说道:“最后一次他亲自带着人来了,还是大叔你给吓走的呢!”
被他这样一说,众人都醒悟过来,原来就是他三番五次的来客栈找麻烦呀!
只是没想到他这次不来找客栈的麻烦,反而直接去了木家本家。
店掌柜这时突然大叫起来:“该不会是他知道这里是木家的产业,在这里失了面子,自己就干脆去木家寻仇了吧!”
被他这样一说,肖舜父子和那个怪人的脸色都不太还看起来,是呀,本来以为和自己无关的事,怎么到现在才发现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呢?
随即肖舜父子也明白,这事自己无论如何是没有办法袖手旁观了,只能和那个杜海宁打对台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个举动居然给木家带了这个巨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