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98. 懂王小隊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沈月白的战力非常诡异。
她到现在就学了两门术法而已。
太一门负责传授道术的人是一位叫叶晴的人,精通阴阳五行之法,也就是金木水火土和阴阳两个大类。现如今就有不少的玩家跑去叶晴那里学法术,毕竟事实证明,在“夜魅梦”的副本里,佛道儒可比什么武道、剑道好用得多了,就是副本环境有些恐怖,导致多了一大群扶弟魔。
毕竟现在游戏的玩家只有五百人,而妹子玩家又实在不多,再加上现在能够进来玩游戏的妹子一个比一个凶猛,很多男玩家都要靠人家妹子来带着过副本。
想到这一点,施南就不得不对乱码这个疯女人表示由衷的敬佩。
因为“扶弟魔”那一套,就是这个女人玩出来的——明码标价一千信用点过一次本,而她一次就能带四个玩家过本,通关时间还贼快,导致很多为了赚钱的女玩家强行把自己的胆子给提了起来,全部都跑去赚钱了。
真就是“氪服困难”呗。
而且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乱码虽然也是学的道门法术,但却并不是常规的道门法术,而是养尸法。
据她自己所说,这养尸法原名叫炼尸诀,分南北两派,她学的是南派炼尸诀,养出来的尸体叫尸偶,最终能够把尸体养得更活人一模一样。
此前她虽然学了这门法术,但苦于没有“素材”因此功法的修炼进展不快。
但如今,在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她的功法进展是真的突飞猛进。
现在她身边就跟了两具尸体。
这尸体强不强,在场众人是不知道的,因为根本就没见过这两具尸体出过手,乱码对这两具尸体的保护程度甚至比她自身还要高,每次打起来的时候,她都让两具尸体站得远远的,甚至是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避免被战斗的余波给波及到。
每当有人吐槽乱码这一点的时候,这个疯女人就会一本正经的反驳:“我能打就行了,我要这两具尸体那么能打干什么?”
“那你养这两具尸体干什么?养尸不就是为了战斗能够给你当肉盾吗?”
“谁告诉你养尸是为了战斗的?”
“你不战斗你养尸干什么?”
“当然是看啊!你不觉得这两具尸体长得很帅吗?呲溜。”
所以,乱码养的这两具尸体能不能打他们不知道,但这两具尸体帅是真的帅,完全没有浪费乱码花了好几天在尸堆里进进出出、挑挑拣拣,最终才带了这两具尸体出来——此前他们都以为,乱码是在挑选尸体素材的强度,结果没想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人家挑选的是尸体的长相。
毕竟强不强是版本的事,但帅不帅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总而言之,乱码的骚操作已经在论坛引起了强烈的轰动,甚至有不少行动力强的玩家在“死回城”后就直接跑去找叶晴学炼尸诀了——如今这群人甚至开始在论坛询问,要去哪里才能找到漂亮好看的女尸了。
就连施南都忍不住想要骂这群人脑子有坑。
话题稍微扯有点远。
总而言之,目前已知在太一门传授道门术法的负责人是叶晴,但沈月白去找叶晴想要学习术法的时候,叶晴却是不敢教她,甚至还称她师妹,这也是施南怀疑太一门掌门派系有其他负责传授术法的人的原因。要知道,其他人去找叶晴的时候,叶晴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而且也表示他们这些人可还不是她的徒弟,所以没资格称她师父。
由此可见,当初收了沈月白的那个人,在太一门的身份绝对不低,只是现如今谁也没有机会见到而已。
但哪怕沈月白才学了两个术法,可她的战斗力却依旧足以成为他们这支小团队的主力输出之一。
当然,这说的是在正常战斗的情况下,如果需要结兵阵作战的场合,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不再是个体,而是一个团体,也就无所谓个人实力的高低强弱了。
“那么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方针呢?”悠闲问了一句。
悠闲和乱码两人,是施南等人这个小团队的新人,之前是为了填补欧洲狗和咸鱼两人的空缺。但在经过了线下聚会后,众人的很多看法都有所改变了,所以悠闲和乱码两人也连带着受到了一些影响。
例如悠闲。
他就在受到施南的提醒后,专门线下买了一柄太刀进行练习,然后他发现虽然很多比较离谱的动作他是做不出来的,但一些在游戏里学到过的基础型动作,却是能够做得出来,这让他很快的意识到,施南的话不是无的放矢。所以对于这款游戏,他比其他人都要认真许多。
至于乱码,这个女人似乎并不在乎这款游戏会不会影响到线下,她那特立独行的风格还是相当的奇特。但施南却是敏锐的观察到,这个女人对于“阴系术法”格外的热衷,尤其是养尸术和神鬼法——施南不知道学了这些,在线下是不是真的能够沟通到传说中的鬼神之说,但他总觉得乱码这个疯子是真的敢发疯。
因此,他曾经暗示余小霜去提醒乱码,让她悠着点,但余小霜是否有去这么做,施南就不知道了。
他终究不是乱码的爹。
“我刚才下线测试过了,记忆力果然又提升了一些。”施南开口说道,“但我估计,这差不多应该就是极限了,毕竟我们没有后续的修炼功法,所以我打算放弃接下来的活动了。”
“放弃?”悠闲愣了一下。
“我们出发前,兑换到的功法就只能让我们修炼到蕴灵境,所以突破到本命境后就是极限了。”沈月白沉声说道,“没有对应的后续功法,你是想要走火入魔吗?……别忘了,这游戏的真实性。”
悠闲沉默了。
此前他们这些人,进入游戏的时候,就被反复提醒过了,一旦修为境界突破后,就必须前往方倩雯那里换取新的心法进行修炼,因为这些功法都是配套的,如果没有学会新的功法就强行继续修炼的话,那么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爆炸。
方倩雯那边也三申五令,要求玩家不要胡乱去尝试走火入魔的结果,非常的危险。
玩家群体恐怕不会有几个人把这份劝告放在心上。
但施南等人却是不同。
走火入魔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们不知道,但也完全不想去知道。
甚至于,在意识到这款所谓的游戏真的会对他们的现实生活造成影响后,施南等人现在进入游戏时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在过去这两年的游戏时间里,他们是真正的做到了零死亡——包括进入副本,进入百族小世界,他们都是宁愿奖励少一些,也绝不会让自己死亡。
谁知道在游戏里死亡次数多了,是不是会影响到他们的灵魂。
“不过我有点好奇,杀这么多人后,我们还会有积分吗?”
开口说话的是乱码。
在太一门里,积分就是一切。
换取功法、换取丹药、换取法宝,甚至是吃喝用度等等之类的,全部都需要消耗宗门积分,可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积分,那么他们简直就是寸步难行。而根据眼下现有的各种宗门任务制度来看,每人每天正常只能收入二十个积分左右,就算再努力一些也就是三十积分,只有运气爆棚遇到一些特殊的任务,收益才有可能达到五十积分。
虽说他们都是职业玩家,每天获取三十个积分还是没问题的,一个月的时间下来一般也能够混到九百个积分,但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这份收入已经可以算是杯水车薪了——现如今,他们要兑换的功法起步就是好几千积分,以目前的收入,他们需要五到十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换取一门功法。
也就是说,他们得连续不断的肝上五到十天,才能够换取一门功法。
这对很多玩家来说,都显得有些枯燥。
因此,在他们看来眼下这个追杀什么乾元皇朝的溃兵,无疑就是一个大型的活动,理应是要给他们发放积分。但据那些死回城的玩家表示,他们的积分并没有增长,所以如今论坛上有一种说法,这活动可能要等结束后才会进行积分发放,因此众人推测,这是服务器进程式的活动。
“我觉得不会。”
施南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你们没发现吗?到目前为止,积分的产出和回收相当的稳定,近乎于一比一的比例,哪怕就算白神大量收购积分,现在手上囤积了不少的积分,可一旦要兑换功法的话,那么也是会瞬间就被回收,根本没有留存的可能性。而且这个所谓的活动,也是论坛上那些人的说法而已,你看太一门有说过‘活动’二字吗?”
众人想了想,似乎还真是如此。
之前上官馨出手,击溃了乾元皇朝的大军后,太一门也并没有下令让玩家们出去追杀。是有玩家自己憋不住,跑出了山门痛打落水狗,结果意外的发现杀了这些敌人后自身的实力居然有所增长,于是在论坛上发了帖子后,才引发了全体玩家开始展开追杀。
在这半个多月来的追杀过程,玩家减员量很大,但他们击杀的敌人也同样不在少数。
最起码,葬身在玩家手上的乾元皇朝兵士,就超过了五千人,平均每一名玩家都杀敌十人以上。
当然,平均数归平均数,实际上有的玩家杀得比较多,有的玩家杀得比较少,所以这也就导致了如今玩家群体已经开始出现了好几个阶层梯队了。
第一梯队的,自然就是如施南这般都快要晋升本命境的玩家。
第二梯队的,则是虽然还没有触及到蕴灵境的天花板,但眼下也并没有死回城的其他玩家。
至于第三梯队和第四梯队的,则是已经死回城的玩家。
只不过第三梯队的玩家,普遍都是蕴灵境二、三层;而第四梯队的则比较惨了,他们的修为境界大多数还停留在神海境,只有小部分晋升到蕴灵境一、二层的水准。
“白神,打个商量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见施南开口,沈月白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已经回答了,“原价卖给你们,不过我只能出五万积分,因为到现在连我师父的面都没有见到,我也不知道之后学习功法要花费多少积分,所以我肯定得预留十万的。”
其他人倒没什么表示,毕竟他们还算是小有身家的。
就冷鸟面露苦色。
此前,因为沈月白大量收购宗门积分囤积的行为,导致积分的价格水高船涨,一度被炒到了一万信用点兑换一积分的天价。虽说后来又降了下来,但如今也基本维持在三千信用点一积分的价格,不是家里有钻石矿脉的人还真的买不起。
而沈月白说的原价,指的便是她当初的收购价,平均价格是一千信用一个积分。
现在他们回去后要兑换新的心法学习,一本少说也得四、五千的积分,换算下来就是四、五百万的信用点。
冷鸟不过只是一名主播而已,还真没有这么多的积蓄。
“冷鸟你还差多少能换心法?”
“我之前一直被抓去背课本,都没怎么做任务,所以差得有点多。”冷鸟用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下。
“有点多是多少?”施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顧輕狂 小說
作为当前他们团队,甚至可以说作为如今整个游戏里唯一一位和方倩雯搭上关系,能够炼制丹药的丹师,施南等人自然是不希望冷鸟就这么掉队的。所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们当然也想要好好的培养一下冷鸟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发现杀敌会涨修为后,哪怕冷鸟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但施南等人还是把她带上的原因。
“大概……还差……四千八吧。”
“你这拇指和食指中间隔的是一个宇宙吧!”悠闲直接就惊叫出声了。
本命境的修炼心法,兑换价格是四千积分,不过像他们这样有了师承的人,兑换的版本是进阶版,所以价格也要更贵一些,起码需要五、六千的积分打底。而这还仅仅只是心法而已,想要修炼更强的功法秘籍,那就得继续加钱了。
“冷鸟这部分,我出了,就当是投资。”沈月白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毕竟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的,如果她掉队了的话,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确实。”施南点了点头,“不过完全让你破费也不太好,我们……”
“不用了。”沈月白摇了摇头,“我不缺钱,所以你们合资对我没什么意义。”
施南的面部肌肉抽了抽。
悠闲更直接:“富婆,饿饿,饭饭。”
“滚。”沈月白没好气的说道。
咒骂了一句后,她又便转过头望向施南:“不过我的确有个忙,想让你给我出出主意。”
“什么忙?”施南有些好奇。
“我想要弄两个测试名额给人,你有没有办法?”
施南傻眼了:“你真当我是万能的吗?”
沈月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