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將埋葬衆神 txt-第九十二章:訓誡道門妖女展示

我將埋葬衆神
小說推薦我將埋葬衆神我将埋葬众神
日已升起,落下的新雪将白衣与碎镜盖住,岭上一片死寂。
这场势在必得的刺杀什么也没能改变,反而极可能让事态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这让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接下来应该去哪里?
这是同时困扰他们的问题。
小语也后知后觉地明白,原来这个圣子根本不是敌人,她与师父似乎是……朋友?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语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改难过,只是委屈地问:“师父不是说不骗我的吗?”
“我与她是敌人,但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暂时可以合作。”林守溪解释说。
小语信任师父,所以很快认同了这个解释,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慕师靖凝重地看着地上的残雪,她手中的死证犹在低鸣,似对于方才的战斗并不满意,慕师靖以拇指按了按剑格,剑不太情愿地止住低鸣。
林守溪心怀愧疚地看了死证一眼。
“师父,你可不能将剑给那坏女人啊。”小语注意到了师父的情绪,连忙说。
“放心,我不会抛下小语的。”林守溪笑着宽慰。
死证是师父传给他的剑,按理来说他势必是要取回的,但……唉,这两柄剑就当是互相羁押的人质了。
“对了,师父,我们的宗门叫什么呀?”小语像是忽然想起了很重要的事,连忙问。
“……”林守溪可以坦然地与小禾说自己是合欢宗的,但面对小语,他实在开不了口,想了想便道:“我出身道门,是道门传人。”
“道门……”小语露出了仰慕的神色,“师父果然是捍卫正道的。”
“当然。”林守溪微笑道:“小语未来也要为匡扶正道而努力。”
“嗯!我会加油的。”小语仅仅抓着狐裘,为自己加油打气。
林守溪觉得这一幕有些荒诞,魔门传人假扮道门传人,而正主……就在自己的身边。
似乎是心有灵犀,他才一说完,慕师靖便侧过头,眼神深邃地看了林守溪一眼,蹙眉发问:“你在和谁说话?”
慕师靖的感知力已敏锐至此,甚至能感受到心声的波动!
林守溪一惊,小语则是直接吓得跳了起来。
她惊吓至此并不是因为坏圣子的忽然喝破,而是一个一模一样的声音,在自己的身后响起了:
“你在和谁说话?”
小语回过头,剑楼的门已经打开,一身青裙的娘亲立在门外,冷着姣好的脸,目光扫视了进来。
这柄她爱不释手的古剑一下子犹如烫手的山芋,小语忙将手从剑上拿开,但这一举动在娘亲眼中无疑是欲盖弥彰。
一眨眼都不到的功夫,娘亲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青色的裙角已飘至小语的身侧,裙上的草木幽香过去小语是极喜欢的,此刻她却像是被逮个正着的小偷,屏气凝神,一动也不敢动。
娘亲伸出手,轻抬重落,两截玉指把脉般按到了剑鞘上。
林守溪的反应也很及时,在那青裙的年轻女子落指时,他立刻松开湛宫,切断意识。
但一切发生得太快,他也无法确定,小语的娘亲有没有看到什么。
她确实看到了。
她看到了两道白影,一闪而逝的白影。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娘亲睁开眼,看着一旁裹着白狐裘毯的小姑娘,脸上透着责备之色。
小语吓得不轻,但来的毕竟是心爱的娘亲,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所以她也飞快冷静下来,双手叉腰,恶人先告状道:
“娘亲,你怎么这样子啊,你都把小剑楼送给我了,那这就是我的地盘了,你怎么还门都不敲就闯进来!”
“我为何进来,你心里不清楚吗?”娘亲活了这么多年,可不吃她这一套,她敲了敲小语的额头,继续质问。
“我哪里知道?”小语抵死不认。
娘亲的神色却愈发凝重,她没有直接逼问,而是语重心长道:“小语,你可知晓这柄剑的来历?”
“嗯……”小语似懂非懂地点头,只是道:“这好像是杀死过神明的兵刃。”
“是。”娘亲点头,继续问:“你可只斩杀的是哪头邪神?”
小语摇头。
娘亲轻声叹息,片刻后,年轻女子朱唇轻启,给她讲起了传说中的故事:
“很多很多年之前,冥海发出洪潮,那场大潮持续了很多年,屯出的雨云一度飘到神山,引发了数次腐蚀性极强的骤雨,后来,潮水终于退去,一头强大的魔神却将自己固定在了山岳上,不愿随潮离去。
传说中,那头魔神就是三大邪神之一的识潮之神的子嗣,它像是移动的山岳,在神墙外的蛮荒处游离,它所过之处,时间就会变得错乱。曾经有人在时空魔神居住过的山下对弈过一盘,收子之时炉中黄粱未熟,回到神山才知已过去了十年。”
小语过去听说过类似的故事,但她从未想过这竟然是真的!
“那这柄剑……”
“时空魔神就是被这柄剑斩杀的!”娘亲冷然道。
“嗯,我知道,我们的先祖手持神剑,越过神墙,将魔神钉死在了一座孤峰上。”小语复述着自己听说过的事。
“不,不是的。”
娘亲却是摇头,她的神色从瞳孔中褪去,透着莫名沧桑的意味:“大家都以为魔神是被我们先祖以特殊手段杀死的,但……魔神何其强大,除了祖师与皇帝,其他人谁也不敢说能将其斩灭,当年那头魔神靠近了神墙,而我们家族自古负责守卫神墙,所以无论敌人多强,我们都必须去迎战,于是,先祖带着这柄剑……出城了。”
娘亲闭上眼,她虽未亲眼见过那段历史,讲述之时却依旧带着仰望瀚海与苍穹般的无力……她已是人神境,是人类修真者的佼佼者,可对于真正强大的存在而言,她与小语这样的小女孩似乎并无区别,这也是无力感的根源。
“先祖是抱着必死之心出去的,但那一日,他见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那一幕直到他死前才告诉了后人,并让他们将其隐瞒……小语,你是我的后人,我可以将当年发生的事,告诉你。”
话音落下,剑楼的门窗被无形的风撞上,纷纷合拢,屋内昏暗了下来。
事已至此,小语再傻也该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了,她坐得端端正正,专心听娘亲说话。
“先祖在城外见到了那头邪神……”
娘亲闭上眼,继续说:“那头邪神八爪鱼一般的腿缠绕在巨峰上,黑色的恶臭黏液从它透明到几乎圣洁的身躯下淌落,山峰被他溶解着,变得柔软而透明,像是冻住的水,里面蕴藏着群星,它没有五官,模糊的头颅像是六芒星撞的水母,朝着天空延伸,先祖一靠近它,脑子里便会浮现出从小到大经历过的所有场景,细微到他尚是胎儿时母亲的一个翻身。先祖被困在回忆里,根本无法出剑……这就是真正的神,它甚至不需要出手,你只要靠近,就会被它影响。”
“那,那该怎么办?”小语听到这里,也有种如临其境的压迫感。
“就在先祖绝望之际,他在城外见到了一个人。”
娘亲继续说着,话语变得神秘:“那是一个悬空而立的背影,黑发黑裙,足未着靴,像是硬嵌在空气中的一抹影,很不真实,她张开了手,先祖就无法控制手中的剑,转眼为她所。先祖感知不到那少女的气息,唯感受到了时空魔神的恐惧,这头强大的魔神喷吐出了巨量的白雾,试图逃离,但它逃不掉,剑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能,将时空魔神连带着满天大雾切开,待雾消散,这头过往不可战胜的魔神已被斩为三截,唯有头颅不见踪影。”
“这……这么强。”小语咋舌,“那个人是谁啊……”
“不知道。”娘亲摇头:“但能斩杀的神明,只能是另一位神,更高阶的神!不过……当年先祖确实在大雾中听到了她的名讳——小姐。”
……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小姐……
小语生出了莫名的震撼感,同时,她也感到了脸红。
同样是小姐,为什么自己和她的差距就这般大呢?
“后来,那位小姐连同魔神的尸体一同消失,唯有剑留了下来,它已归鞘,插在山巅上,先祖将它取回,剑却有了骄傲,再无法拔出。”
娘亲看着剑楼中供奉的那柄剑,说着这个故事的收尾。
“也就是说,神墙外面还有人,还有一个能堪比祖师爷爷和皇帝的人吗……”小语怔怔道。
娘亲点了点头,她双手搭在小语的肩上,注视了一会儿后揉了揉她的发,说:“告诉小语这些,一是这些秘辛早晚要让你知晓,二是想告诉你,这柄剑是斩杀过邪神的……它虽被净化过了无数次,但我依旧怕它邪性未消。神明很难真正被杀死,尤其是时空魔神这样的怪胎……它会借着一切机会重生,你,明白吗?”
“我,我知道……”小语连忙点头,她知道娘亲是害怕自己被时空魔神污染,可……可师父怎么可能是邪神呢。
“那小语,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是在和谁说话?”娘亲的话语越来越郑重。
“我……”小语目光闪躲,不知所措。
娘亲的脸靠得更近了些,“告诉娘亲,藏在剑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到底与你说了什么。”
小语狐裘落地,粉色的衣裙将她衬得更加无助,她坐在地上,不敢直视娘亲的眼睛,许久之后,她才轻轻开口,说:
“娘亲,我与你说实话,你不许笑我。”
“当然不会。”娘亲立刻道。
“其实……其实我是在和自己说话。”小语终于扭捏着开口。
“和自己说话?”娘亲也有些错愕。
“嗯……因为没有人说话,小语就和自己说话。”小语说:“娘亲刚刚也看到了吧……剑里面是有人影的,但他只是偶尔出现,一动不动的,我将他想象成了自己的朋友,什么心里话都和他说。”
娘亲本想表达质疑,但她看到女儿楚楚可怜的模样,质疑的话语再不忍心说出口,她能感受到的,唯有内疚。
“娘亲不相信小语说的吗?”小语委屈道。
“相信。”娘亲心软了,她双手交叠膝上,说:“这些年娘亲确实陪你陪少了,是娘亲不好,以后一定多陪在小语身边。”
“没关系的,我知道娘亲和爹爹都很忙……我,很懂事的。”小语低下了头。
她最终还是没有将师父的事说出去。
她当然知道邪神事关重大,也知道若处理不好会对家族产生怎样的影响,但这短短五日的相处已让她对师父建立了信任,她相信师父是好人……不过无论师父是不是好人,只要让娘亲知道了,她是断然不许自己与陌生人有这般密切的交流的。
所以为了师徒情谊,她还是选择隐瞒。
当然,娘亲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她宽慰了小语一会儿后又将手触到了剑上,她看似随意地敲击,实则已将意识勾连了上去。
……
白雪岭上,林守溪与慕师靖正准备一同下山。
林守溪看着身旁黑裳的少女,她依旧是那般美,只是容颜未改气质已变,和当初死城中与自己争辩的少女派若两人。
“总是看我做什么,是想杀掉我么?”慕师靖转过头,淡然的话语从红唇中飘出,带着莫名的诱惑力。
“你不记得我吗?”林守溪问。
“你说什么?”慕师靖眉间写满了困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林守溪问的当然是千年前的旧事,见慕师靖这个反应,他当然知道对方还未想起。
“我们不该是敌人。”林守溪诚挚地说。
“那该是什么呢?你该不会还在惦记小时候的事情吧?”慕师靖距他不远,这双眼眸眯起时,仙子冷艳的颜中似添了些许妩媚。
小时候的事……那自然是他们险些订娃娃亲一事了。
“你现在怎么和个妖女似的?”林守溪印象里的慕师靖是清冷而温柔的,甚至温柔得有些……蠢。
“这样更开心些呀。”慕师靖垂着衣袖,任由发丝凌乱亦不梳理,她看着林守溪,微笑道:“难道说,你更喜欢正道仙子一些?”
林守溪知道她是在调笑自己,他看着慕师靖有恃无恐的神情,只希望她师尊可以从天而降,将这在歧途边缘试探的少女狠狠教训一顿。
“我都不喜欢。”林守溪淡淡开口。他心中唯有小禾一人。
もう誰も死なせない
“是么?合欢宗的传人竟守身如玉起来了,真是荒诞。”慕师靖螓首微摇,眉间尽是戏谑之色。
林守溪深吸了口气,本着千年前同门之谊的心态未与她争辩,只是问:“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你希望我记起来什么?”慕师靖问。
“千年之前的事,我们住在一个庭院里,每个月我们都会比试一次,若你赢了我就喊你姐姐,若我赢了你就喊我哥哥。”林守溪并未刻意去隐瞒这些,两人若真是同道中人,那不必去做莫须有的内耗。
慕师靖蹙紧了眉,她在昏迷中确实回忆起了一段古老的记忆,记忆中她居住在一片庭院里,庭院的上空有水一样的隔阂,但……
“我不记得你。”慕师靖却是摇头:“你不会以为你随口编一个拙劣的故事就能骗到我吧?”
林守溪不知道她哪一片记忆出了问题,他略一犹豫,还是拿出了杀手锏:“让我看看你的后背。”
“你说什么?!”慕师靖神色一厉。
她虽表现得如个妖女似的,但终究没有妖女的精髓,她甚至下意识地紧了紧衣襟,遮住了脖颈处如雪的肌肤。
“你的蝴蝶骨处有两道很细的伤疤,像是画上去的一样,对么?”林守溪问。
慕师靖盯着林守溪,瞳光闪动,眼神复杂,却是不语。
“别误会,就算你除光衣物站我面前,我也不会对有任何兴趣。”林守溪补充一句,又道:“我只是想证明我说的是实话而已。”
“你也别误会,我这般看你不是说你猜中了,而是我过去从未想过,你竟是这种人。”
冷冰冰的话语从少女的齿间飘出,她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少年慕色可以理解,但你非要用这般拙劣的谎言么?过去我只当你是误入魔门身不由已,如今看来……哼,当初死城里我就不该与你废话,直接将你一剑斩了就是。”
林守溪更感奇怪,“你背上真的没有断翅般的印记?”
“当然没有。”慕师靖的后背光洁玲珑,宛若绸缎,怎会有什么印记?
“让我看看。”林守溪不见真相不死心。
这话落到慕师靖的耳中则是很非礼的了,“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给你看?”
便在两人争执之时,湛宫忽然闪烁了起来。
慕师靖注意力被分散,她斜眼瞥来,好奇地问:“湛宫怎么回事?”
林守溪知道是小语那边传递来信号了,但他谨小慎微,也未将手放上去,而是问慕师靖:
“你持有它的时候,不曾有过这样的情形么?”
“倒是不曾。”
“许是湛宫见到旧主,感到雀跃吧。”
“是么?我看它都不像是认我这个旧主了。”
慕师靖眯起了眼,盯着湛宫,若有所思,又道:“可以将它拿与我看看么?”
“你都不与我看,我为何要将剑给你看?”林守溪断然拒绝。
“无礼!”
慕师靖咬住红唇,终于忍无可忍,她侧身挪步,一指点来,用的直接是神妙指。
林守溪身子后仰,下意识抽身回退,慕师靖如闲鹤入云的一指被他险之又险地躲过,微剩余劲黏在胸口,慕师靖也未追击,只是向下一滑,化指为掌,去抓取林守溪腰间的湛宫。
林守溪知道小语的娘亲很可能还未离去,所以这剑绝不可落到慕师靖手中,同样,慕师靖突如其来的袭击也激起了他的战意,他回忆着过去学过的拳掌功法,挺身劈掌,手骨打出霹雳般的脆响,去拦截对方的手。
林守溪骨节分明的手与少女纤若兰花的指撞在一起,以眼花缭乱的速度缠斗着,其中所运用的,都是他们过去世界的招式。
残雪疏林中,少年少女的身影再度动了,他们像是冲撞在一起的流水与坚冰,纠缠相融,几成一体。
两人打得不分胜负,唯闻招招生风,发出激烈的响声。
这短暂的交锋中,林守溪变幻了数十种拳术掌法,试图将慕师靖阻截在外,但事实证明,百技傍身不如一技精通,慕师靖只以神妙指点来,试图以一指破万法。
她已半步浑金境,境界比林守溪稍高一筹,故而这本就精妙的指法也展现出了恐怖的压制力,林守溪被逼得后退不止,他的招式即将用老,除非去抽剑与慕师靖战,否则占不到便宜。
但湛宫剑还在闪烁,他暂时碰不得。
“那天夜里你能赢不过侥幸罢了,你真以为你是我对手?”慕师靖冷冷道:“在死城时你斗不过我,现在也一样。”
慕师靖决定借此机会洗刷那一夜的耻辱。
“你这妖女……”林守溪疲于抵挡,也说不出什么狠话。
死城与龙鳞镇,他们算是互有输赢,而这一局若是自己败了,则又处于下风了……
这样他如何还能抬起头?
但慕师靖又岂是小禾那般好欺负的角色?
慕师靖的攻势有条理得多,层叠如花瓣,不绝如浪涛,她不断拆解开他的防守,待到林守溪终于露出明显的破绽后,如蝴蝶翩跹般的指法再度点来,直取中门。
这是胜负手了。
也是此刻,林守溪的心思真挚空灵,退无可退的绝境里,他灵光一闪,凭借本能用出了擒龙手。
这招式不算特殊,只是在面对龙类时有古怪的压制力,但不知为何,慕师靖势在必得的一指竟被这掌法轻易拆解了,高手对招之时,每一丝气机的泄露都有可能引发决堤般的溃败,更何况是这等粗暴的拆解?
“你这又是什么邪术?”慕师靖大惊,她连续三指皆被破,身影不由飘然后撤,意欲拔剑。
林守溪占得上风,岂能罢休,他身影雷动般靠近,一掌落下,按住了慕师靖的手,将她意欲拔出的剑压回了鞘中,剑意在鞘中炸成闷雷。
慕师靖的招式彻底乱了,她想要反抗,却被精准地握住了手腕。
林守溪拧着她的手,身影闪至她身后,直接将她按在她的腰间,将她猛地压在了雪地上。
林守溪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的擒龙手有此神效,难道说慕师靖也有龙血……
他再次想起了她蝴蝶骨上的疤痕,又联想到红瞳之龙挥动骨翼腾空而起的模样,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
稍后解开她后背看看,看她还如何抵赖?
“放开我……”慕师靖身子挣扎着,却再难用上劲。
黑缎般的发、细白的颈、秀丽的背、婀娜的腰臀曲线和衣摆间露出的绝美玉腿,少女娇躯的每一个细部皆美得不可方物,微微的挣扎更在这清冷与娇艳间增添了一股柔弱感。
林守溪倒没有急于去印证自己的猜想,而是道:“我先替你师尊教训一下你这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