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皓玉真仙 線上看-第五百零五章 大戰海族(6.6K爲風天語盟主的第二盟加更!)推薦

皓玉真仙
小說推薦皓玉真仙皓玉真仙
近古门派飞天宗的镇宗之物,九青冠!
当瞳孔里倒映出那座青色王冠时,陈平心里产生了短暂的空白。
随后呼吸加重,眼中爆射一股炙热的火苗。
据他所知,九青冠可是上品灵宝!
这种级别的宝物,哪怕在元婴宗门都是珍贵至极的。
勿论贫瘠的群岛修炼界了。
九青冠一旦出世,必定掀开一片无法阻挡的腥风血雨。
陈平顿感口干舌燥,心噗通噗通的激烈跳动起来。
直到此时,他才清楚的明白,自己根本抵御不了灵宝的诱惑。
“这八成是一个圈套。”
但随即,一个激灵后,陈平目中恢复了清明。
飞天宗有两大至宝。
第一自然是蚀日神芽,其二就是空间裂缝里的九青冠。
陈平很有自知之明。
一进秘境,便气运通天的找到灵宝,这和在练气修士的摊位上捡漏六阶矿石无异了。
联想到之前的远距离传送,陈平的警惕心直接放大了百倍。
眯眼沉吟一阵,他重新施展幻真目术法,蓬勃的法力全力灌入。
这回,他的视线比先前多扩大了十里。
除了将九青冠真身看的一清二楚外,他还发现了一条锈迹斑斑的黑色锁链。
这条锁链的一端锁在九青冠的某根尖角上,另一端则拖的极长,伸往更深处的黑暗中。
其的颜色与空间裂缝相差无几,一眼极难分清。
锁链四周雷鸣声大起,表面浮现着一道道血红的霹雳电弧。
陈平隐约觉得此锁链的终端,好像拧成了一个巨大的绳套,将什么无形东西给封印住了。
“难道是有人在用此宝镇压着某种可怕之物?”
心中一动,陈平忽然蹦出了一个猜测。
天演大陆上,就有一处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地。
据说,那座魔地山脉中,用一件顶级灵宝封印着一头掌握不死神通的异族。
当然,任何所谓的不死神通都是相对的。
修士的实力打破不了那个界限,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把魔物封印、禁锢起来。
结合九青冠和锁链的诡异组合,陈平更坚信不疑了。
“好歹试一试。”
陈平目光闪烁的呢喃了一句。
接着,他纵身回飞,穿梭在云层间,不断捕捉着本土的妖禽。
一会儿功夫,一群形形色色的妖鸟就被他赶到了天际和空间裂缝的交汇处。
一瞧头顶的压抑黑幕,妖鸟们仿佛见到了大恐惧的事物般,纷纷怪鸣的颤抖起来。
花 都 最強 棄 少 秦朗
陈平面无表情地一挥袖袍,一股巨力盘出,把这些妖鸟强行推入了空间裂缝里。
“呲呲!”
瞬息之间,数十根黑白之丝激射而出,只是一晃之下,就把所有的妖鸟吞没不见。
跟着,那些黑白之丝又融入了黑暗,如果不是全程一动不动的盯着,甚至更像是一场幻觉。
“空间风暴。”
微眯着眼睛,陈平脸上毫无意外之色。
果然,这条不知边际的空间裂缝,属于极端危险的死缝。
不过,他赶入的妖鸟群,最强的一只也才二阶后期,且灵智很低,判断的结果可能不太精确。
想到这里,陈平斜眼瞥了一眼扇着翅膀的大灰。
“唧唧!”
大灰陡然一寒,化作一条灰芒射入陈平袖口,虫眼婆娑的不住乞求。
以它的灵智,如何看不穿主人的“不怀好意”。
“怕死的家伙。”
没好气的一喝,陈平转了转手腕,忽然面色狰狞的一扯,把左手的小拇指掰断了下来。
伤口处没有血液迸射,却覆盖着一层浓郁的银辉。
“唧唧!”
大灰弱弱的鸣了一声,硬是被这一幕吓愣了。
原来主人对自己更狠……
“去!”
陈平轻轻一点,那根加持了十滴精血的小拇指便冲入了空间裂缝。
“呲呲”
数道黑白之丝再一次呈现。
但这回,那两寸多长的银辉一闪,就像漏网之鱼般冲了出来,径直往更远的地方射去。
然而,陈平还未来不及欣喜,十数里外的无尽黑暗乍的脱落了一片,一朵蘑菇状的赤红火云一冲而起。
即使陈平遮蔽着层层护盾,且相隔的较为遥远,他仍能感触到那火云翻滚的火热之气,心中顿时为之一凛。
几乎同一时间,赤红火浪在蘑菇云笼罩之下,裹住了那根银色指头。
瞬间,堪比通灵道器的小拇指就在火光中彻底化为了灰烬。
根本无法抵抗此等程度的攻击。
陈平不自觉地吸了口冷气。
裂缝生成的空间风暴,以肉身硬抗基本没有多大的问题。
但触碰上那种蘑菇状的火焰,只有死路一条。
以他的神通,估计是不用妄想安全抵达裂缝深处了。
深深打量了一眼九青冠,陈平果断放弃,身形缓缓下降。
……
接下来的半天。
陈平一直在高空徘徊。
东南西北的飞了上千里。
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去观察那处裂缝。
但无论是哪一处的高空,都能看到那座九青冠灵宝。
位置、姿势、甚至连锁链的震动幅度都一模一样。
由此,陈平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灵宝处在一个折叠空间之中。
这片秘境,可能不像他开始认为的无边无际。
束手无策之下,他落回了地面。
吞下一颗丹药后,左手的小拇指重新生长了出来。
陈平静静的站立,若有所思。
九青冠虽是上品灵宝,但仅凭自身品质,和如此强横的空间裂缝抗衡,这是极其不现实的。
哪怕是元婴体修,也要无时无刻的消耗精血,才能安然无恙的在裂缝之中存活。
莫非情报有误,九青冠其实是一件等阶更高的通天灵宝?
眉头紧皱,陈平最终叹了口气。
他对通天灵宝知之甚少。
只晓得,那是化神修士使用的法宝。
和法器、灵器、道器不同,通天灵宝不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
通天灵宝的本质是远远凌驾于极品灵宝的法宝。
且每一件通天灵宝都有配套的施术口诀,不可混用。
当然,以他目前的见识,还接触不到这些一界的核心信息。
……
暂时泯灭对九青冠的觊觎之心后,陈平两手捏诀,化为一道青虹腾空飞起,一头扎进了刚抵达秘境时的古林之中。
漫山遍野的枯黄树木,是一种二阶的飞龙木,可用于打造中型灵舟。
眼前的数万根皆生长了千年时间,若全部砍伐收进储物戒里,也是一笔不俗的收益了。
陈平念头一动,随即命令大灰和登云马傀儡收割飞龙木。
而他则在一旁观察四周的环境。
他冒险进入秘境的目的很单纯,掠夺资源。
钱坞生和冯成章不是白帮他的。
为了得到这个名额,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不仅欠下了那两家伙的一个大人情,还允诺了幽火门和太南宗各三十万中品灵石的好处。
这笔庞大的费用,若不能在秘境里补充回来,陈平当真是会心痛的滴血而死。
……
绕着古林飞了一圈后,陈平悬浮在外的等候。
这片山林里,栖息着一群碧水山猿和几种虫妖。
修为都不高,没有三阶的存在。
大灰和登云马联手,理应是势如破竹。
从一个隐秘的角落显出身形,陈平不动声色的定了定神。
他刚刚捏着一块高阶矿石,试了试金珠的反应。
幸好,金珠还是一如既往的神奇。
并未被秘境的特殊环境影响。
至于进入金珠空间,陈平却是不敢尝试了。
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是否正被某种存在给监测着!
……
朝空气中打了几道术法后,陈平对秘境的了解更深了一筹。
这地方,只压制神识的探测范围,并不妨碍他施展各种法术。
并且,术法的效果和外界相较也一般无二。
另外,此地天然生成的木属性灵气,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远高于其他属性的灵气。
或许是因为蚀日神芽和众多珍稀灵草的缘故?
陈平嘴角噙着一丝喜色。
这种环境,最适合木属性修士斗法。
其次,由于木生火的五行相生关系,他也得益不浅。
“敖无涯,快快和本座相遇。”
陈平扭了扭脖颈,眼里划着一丝凶芒。
外界击杀一名金丹修士的难度不小。
可秘境里,九宗管不了太多。
第一批出来的那二十多位修士,手头上基本都沾了同伴的鲜血。
但包括梁英卓,也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秘境里为利益而起的大开杀戒,是修炼界默认的一种规矩了。
不过,内海四宗的弟子,若无必要,陈平是不打算主动猎杀的。
……
两天两夜一晃而逝。
大灰精疲力尽的呈上一枚满当当的储物戒后,一把冲入陈平的衣袖里呼呼大睡起来。
原本巨树密布的山林,已变成光秃秃的黄色土坡。
那显露在外的地表,全是不上品阶的普通岩石。
陈平自是毫不留恋的飞遁而走,寻找下一处宝地。
……
疾驰了百里,陈平忽然神色一动,双手倒背的出现在一条宽数丈的小溪前。
望着足下清澈剔透的溪水,他单手向下一吸。
登时,一小团透明的水液被凭空摄起,化为一团鸡蛋大的水球,轻轻悬浮在手上。
见溪水没什么问题,他唤了一头二阶的飞岩翅恶出来。
命其一张口,水球立刻化为一道水线的倾注进虫嘴里。
凝神查看了一会,陈平把翅恶塞回了灵兽镯。
看来这里的生态和外界一模一样。
……
这日,某处峡谷的涧溪旁。
陈平砍下一株三阶灵木后,耳朵一动,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他一边思量着,一边不停的左右旁顾。
突然,盯着前方,眉头皱了一下。
但他马上神色如常,继续往前飞去,只是遁术不觉间缓慢了三分。
飞出去百余丈,陈平停了下来,看着远处半空中,悬浮的一道白色光弧,不禁抿了抿嘴唇。
这是一道宽半丈,一里长的空间裂缝。
中间细两头粗,呈一个捏扁的豌豆状。
它无声无息的悬挂在半空,往外释放着一丝丝的诡异波动。
“这就是出去的通道吗?”
陈平脑中浮起了一段画面。
回归的众多修士们,都是闯入了这种突然出现的光弧,才被传送回了外界。
仔仔细细的用神识扫了几遍,陈平一抬手臂,朝前方虚空一斩。
一道青色剑气即刻狠狠一落。
“轰”
青光爆闪。
但剑气一和光弧接触,立刻消失不见。
仿佛被吞噬了一样,而光弧却若无其事的悬在空中,丝毫没有改变。
陈平抿抿嘴唇,不存一点离去的想法。
连本钱都未捞回头,他哪里甘心回归。
展开一张兽皮,其上山川湖泊栩栩如生。
这是他近期制作的秘境地图。
他准备把光弧的位置标注进去。
以后若要离去,可以再回来一趟。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仅仅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刚出现不久的光弧竟莫名消失掉了。
一连扫了数遍,始终无迹可寻。
陈平阴晴不定的站了一会,掉头飞走。
……
半年时间一晃而逝。
陈平带着大灰辗转了数万里。
一座座灵山仿佛遭遇了蝗虫过境。
以往的面貌十不存一。
而陈平自制的地图也扩大了几倍。
东西竟贯穿万里之远!
比较狭窄的南北间距,也有六、千里之长。
但这还远远摸不到尽头。
陈平一度以为怀疑自己陷入了某种强大的幻术之中。
但半年来的收获明晃晃的摆在眼前。
妖兽、灵材、矿石等等,足足装满了三个储物戒。
其中的一块四阶矿石,还能成功的引起金珠的吞噬反应。
这下,陈平排除了幻术一说。
别的事物做得了假,他不信还能蒙蔽金珠。
如果是真实世界的话,仅他目前探索的区域,都可以形成一方小小的修炼界了。
整理了一下半载的收获,陈平显得有些郁闷。
他确实收取了为数不少的宝物。
可单独的等阶都不高。
最值钱的只是一块四阶矿石与一株两千年份的草药。
相比前人,他的运气似乎不是那么好。
普通宝物再多,也不过是增加灵石的积累。
但金丹修士日常消耗的部分东西,用灵石是无法购买的。
当然,极品灵石例外。
“秘境里,至少还有数百位人族修士。”
陈平目光一闪,暗暗蹙眉。
这阵子,别提当面遇到人了,连斗法的痕迹都没见着一处。
此方空间仿佛是一块处子地,而他则是第一个进来的外界生灵。
本土的妖兽,境界都不高绝。
唯一一头盘踞在深潭的鳄鱼王,也只是三阶初期。
那条鳄鱼王的灵智低下无比,大概相当于两岁的幼童罢了。
耐心与它交流了无数遍,一无所获的陈平终于忍之不住,一剑斩杀。
又过了半月。
隐隐觉得不对劲的陈平考虑再三,决定暂停搜刮资源。
遁光上升,他开始寻着一个方向闷头猛飞。
……
一万里。
两万里。
三万里……
距离地面约莫百丈的空中,陈平一边记着路程,一边保持高速飞行。
但就在飘过一片云雾的刹那,他的眉梢使劲一挑,另一只手蓦然五指握拳的冲身后虚空一击。
一股千万斤重的巨力随之打出。
“轰”
一声巨响,身后的云层一阵翻滚。
下一刻,打出巨力仿佛击中在了什么东西上,不但传来一股极强的反弹之力,还有数声闷哼之音。
陈平身形略一模糊,人就鬼魅般的身形倒转过来。
并立马冲着身后的雾气袖袍一挥。
一面红艳艳的火墙从袖口狂涌而出,顿时将反弹的力道与前方数十丈的云雾一烧而散,露出了一名约半丈多高的人影。
即便陈平心态镇定,一看清楚人影的确切相貌后,也大为震惊的一夹眼睛。
这欲偷袭他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人!
耳朵、鼻子、嘴唇乃至四肢、体型都和人族无甚区别。
只不过这生灵的两耳边各自嵌着一块鱼鳞。
且其裸于外部的皮肤,呈现一片深蓝之色。
外表的异样,可能是修炼了某些特殊功法导致。
但从这物身上传递出的法力和神识气息,却和人族完全不同了。
“海族?”
陈平心神巨震,剑气呼啸间,紫犀剑已拿在手中。
天兽岛秘境居然出现了一名高阶海族。
这让他的脸色一下郑重起来。
一瞬间想到了多种可能。
究竟是本土的高阶生灵,还是半载多的时间,元燕群岛的局势发生了剧变。
退出万载的海族席卷而归,摧枯拉朽的攻占了天兽岛?
“四阶人族!”
那海族一见陈平,双眼中也露出了惊疑之色。
它口吐的语种是通用的修真古语。
陈平自是一下听懂了。
其实,族群强盛的种族使用的语言和文字,一般都是流传了数千万载的修真古文。
除非某些数量极少的罕见种族,才会自创本族专属的文字。
海族是皓玉海修炼界的霸主之一。
口吐修真古文,正常至极。
至于它说的四阶初期,则代表着金丹初期。
人族有自己的修炼体系。
练气、筑基、元丹、金丹、元婴、化神等等。
海族也一样,分九大境界。
不过每一境界的名称与人族截然不同。
不滅武尊
为方便区分,辨别其他种族的实力时,只会使用一阶、二阶、三阶、四阶等通俗易懂的词代替。
“海族道友,我们不若坐下来好好谈谈?”
陈平抱抱拳,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通过刚才短暂的交手,他已感觉到了,这名海族显露的实力绝对超过了金丹初期。
是实打实的硬茬子。
“人族最是狡诈,还是待察某拿下你,再谈后续吧!”
自称察姓的海族闻言不屑的一笑,单手一掐诀,身形骤然间一涨而起。
同时眉心处丝丝蓝气一冒后,竟凭空在身侧幻化出一张亩许大的兽脸来。
“嘶!”
那兽脸一张口,一道长长的绿色匹练喷射而出。
一个短暂的增速后,就不知怎么的横跨千丈虚空,出现到了陈平近在咫尺的地方,迎头一冲而下。
陈平早有准备,手足未动,紫犀剑一转,一片森然的剑冢包住了周身。
但是让他大惊失色的一幕出现了。
那道绿色匹练一个闪动的打在剑光上,成千上万道的剑芒竟仿佛被强大的毒素腐蚀一空,滋滋作响的化为了乌有。
接着匹练爆散开来,分成无数股尺许长的绿芒,将陈平出其不意的一下绕了十几圈。
最终缠成了一个粽子般的绿色巨茧。
“噗”
刹那后,绿茧表面一层海水腾腾的汹涌迭起,将其彻底化为了一团巨型的水球。
“好诡异的术法攻击。”
陈平置身其间,一股溺水、失重的感觉浮上心头。
此刻,他好像一名被扔入海底的凡人,双肩上压着难以承受的巨力。
若非金丹肉身强行扛着,恐怕他的身子骨早被压成肉泥。
而这重力压根只是水球附带的神通之一。
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绿色能量侵蚀进来,缠住了陈平四肢。
飞快吞噬着他体内的灵力。
陈平暴喝一声,全身“噼里啪啦”的一阵重响,腾腾火焰加持于双手,左右猛地一撑!
“滋滋”
水火相遇,立马爆发了焦灼的动静。
陈平继续加大冰灵晶焰的灌注,那朵数寸大的灵火威势凶猛的一分,就将所有的绿水扫荡一空。
“啪”
水球应声溃散。
“有两下子。”
见陈平破了他的术法,远处的察姓海族一声怪笑,并未就此罢休。
单手虚空一转,顿时一股凌厉的气芒一卷而开。
一柄漆黑如墨的百丈长鞭幻化而出,闪电般的冲陈平狠狠一抽。
这时的陈平,赫然披覆了一层淡淡的银光。
单手一掐诀,随身阵法全力启动。
紫犀剑中蓦然浮起一道道晶莹闪烁的青丝。
若隐若现间,向那长鞭不客气的围拢而去。
随身阵法加上品通灵道器的威能,立刻把长鞭困在了其中。
察姓海族见此,手腕一动,那长鞭化为一道淡淡黑影一闪不见。
明摆着是想要强行冲破剑阵的样子。
陈平神识是何等强盛,纵使长鞭身法奇快,依旧被他捕捉住了动向。
数百道剑丝突然在某处浮起,同时往前滚滚压去。
“噗噗”几声,无数黑光从虚空一晃,又再次形成长鞭的模样。
但这时,四周青光一闪,又浮现一大片的剑芒,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往鞭上一合。
尚未等剑芒真正落下,那长鞭就一抖的同时舞动。
狂风暴雨的化为一团模糊鞭影。
远远看去,此鞭影就仿佛一颗黑色的磨盘,还以惊人速度四下狂涨起来。
如此一来,转眼间黑磨盘和四周拢来的剑芒撞击到了一起。
刺耳的摩擦声,在黑芒青光交织间响彻天际。
陈平这一击足以击伤金丹中期修士的剑招,竟真被黑色鞭影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这头四阶海族抽空了方圆三里的五行灵气!”
瞳孔骤然一缩,陈平不禁闪过了从三绝殿纪元赦那购买的情报。
海族和人族的经脉构造非常相似,修行的体系也十分贴近。
两族皆可借助外界的灵气斗法、修炼。
但区别亦是不小。
海族不生灵根,天赋的强弱,由对星辰的领悟多寡决定。
此星辰并非天上的星辰。
而是一种规则之力的体现。
海族沟通的星辰共九种。
分别对应五行之力、变异之力、体魄之力、魂魄之力等等。
简而言之,如果领悟了代表五行之力的星辰,就能施展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基础的各种术法。
交锋至今,陈平已经判别出,面前这头四阶海族至少掌握了两大星辰。
五行星辰、体魄星辰!
根据三绝殿的秘录记载,普通的高阶海族一般能领悟两种星辰。
同时掌握三大星辰者寥寥无几,四种星辰更是绝世天才。
五种星辰可称同阶无敌,不弱于巨灵王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