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四十九章 受李楚創傷後應激障礙綜合症相伴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师兄,吃点吧……”
“我不,我吃不下。”
“你总这样自暴自弃,也不是办法,虽说以咱们的修为几年不吃饭也饿不死……但是终归会亏空身体啊。”
“我不。”
“……”
那座紫色宫殿存在的岛上,一座洞府之中。黑兰子蜷缩在墙角,双臂环膝,下巴搁在膝盖上,身上裹着厚厚的毯子,眼神中满是不安的颤抖,只是躲在阴影中一动也不动。
辟炎子在一边拎着食盒,无奈地看着他,道:“师兄,你总这般样子,怎么出门啊。”
“出门?谁要出门?”黑兰子的眼神一下子警惕过来,“出门干嘛?不要出门,外面全是小道士……”
“唉……”辟炎子叹了口气。
鳳 亦
如果他认识一个叫药师魔的魔界老铁,大概会对黑兰子现今的症状有所了解。这种“受李楚创伤后应激障碍”并不是只出现在黑兰子一个人身上,但他的症状大概是最明显的。
很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没有第三次被李楚杀的机会了。
三眼魔兰的本命种子,已经只剩一颗了。
这表明,黑兰子被杀就会死。
“可是师尊刚刚叫你过去,你总要去见一下他……”辟炎子又劝道。
“我不去,我不去!”黑兰子一听这话,应激更加强烈了,一把抓住辟炎子,摇晃着他,“求求你了师弟,就告诉师尊,就说我死了。师尊一定又让我去对付小道士,我不想去对付小道士……”
“师兄……师兄你冷静一点……”辟炎子赶忙道:“我已经问过师尊了,他说他会仔细考虑仙缘人的事情,不会再让你出手了。这次叫你去,是因为别的事情。”
“嗯?真的?”黑兰子这才镇定下来,眨眨眼,半信半疑地看向辟炎子,“确定不让我去对付小道士?”
轉生吸血鬼桑想要午睡一下
“确定。”辟炎子点头。
“嘿嘿,那就好。”黑兰子的情绪稳定下来,居然还露出了笑容。
他接过食盒,用刚刚摸过辟炎子的手,取出里面的食物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辟炎子在一边,看着刚刚还耷拉着头、没精打采的黑兰子,重新抬起头来振作精神,也是不禁喜笑颜开。
鄰人似銀河
吃完饭,师兄弟才一起来到紫宫真人座前。
“听闻师尊召见,弟子来得慢了,还请师尊恕罪。”黑兰子施礼道。
“无妨……”紫宫真人看着黑兰子,颇有些关心,“听说你近来道心崩碎?可要小心谨慎,我辈修行者,越往高处走,心境就越重要,可马虎不得……”
“师尊,只要您不让我再去对付小道士,那弟子的心境就还好……”黑兰子抬眼答道。
“唉……”紫宫真人道:“也是为师有些急切,想不到让你去谋划那仙缘人,居然给你心里增加了一道魔障……但你总窝在洞府之中也不是办法,对于破解心魔更加不利。这样,你去别的地方做点事,慢慢找回心境吧。”
“弟子谨遵师命,任凭师尊差遣。”黑兰子顿首道。
同时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任凭师尊差遣,找小道士除外……
“这件事是腾河老祖请我帮忙的……”紫宫真人道:“他在不老城内谋夺圣物,但是进展不太顺利,就向我们几个求要人手帮忙。腾河老祖那厮向来不会做人,和异妖门其他几位老祖关系都不太好,就没有什么人理他。我本来也不想理会,可是转念一想,若只有我帮助他,那此时不正是雪中送炭的良机?还可以让你过去散散心。有机会的话,若是想办法夺得那件传说中的圣物,也算是莫大惊喜。”
“去帮腾河老祖吗……”黑兰子听着点点头,“弟子明白了。”
“不老城的圣物传说,世人都以为是假的。但是腾河老祖身为腾河最后一滴水历经千万年修成的妖身,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传说就是真的。不老城中,那件可以杀死天魔的圣物真的存在!”紫宫真人又告诫道:“当然,你也不用太在意。若是有机会就争取,没机会就回来也行,只当去碰碰运气,别有损伤。”
黑兰子听得颇为感动,大声道:“多谢师尊爱护,只要不去找小道士,不管什么不老城、长生城,弟子都愿为师尊赴汤蹈火!”
……
“不老城的夜晚还是很安祥的。”
李楚的神识滚滚碾压过不老城的夜空,所过之处,只看到一派域外花城安宁、祥和的场景。看来叶冷儿治理城池,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神识一路覆盖到王宫上空,找到了白天的叶冷儿宫殿所在,看了过去。
对于叶冷儿“今晚救我”的求救信号,李楚是相当重视的,但是贸贸然找上去肯定不是明智之举。
他决定先观察一下。
在白琅国内开启的神识,此时就很方便了。相较于望气术那花花绿绿的视角,神识更加直接,就像是把视线放到了远处,而且可以覆盖所有地方,相当实用。
神识一路延伸到宫殿内,果然看到了叶冷儿身着锦袍的一抹倩影。
她坐在桌案后方,正对着的方向,还有另外三个人。
领头的是个同样身着锦袍的高大青年,带着几分贵气,样貌与李楚曾见过的叶烁有几分相似,只是面型更宽了几分。
機關燈籠
他身后的两个人则带着几分邪气,不出意外,应该不是人类。
那高大青年面带怒气,指着叶冷儿道:“小妹,你还在骗我。圣物根本就不在你手中,是也不是?”
Stalkers
“呵呵……”叶冷儿又露出那狡黠而美丽的笑容,“大哥,我一开始就说我手里没有什么圣物,是你们不信的啊。”
被叶冷儿称作大哥的男人,应该就是先前不老城的大皇子?
“二弟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从小就都爱玩这些狡猾的伎俩。”大皇子气得冷笑道:“好,你继续玩。今日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
“大哥!”叶冷儿霍然起身,冷声道:“我手中虽然没有圣物,但我也有我的底牌。这王宫,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先前不跟你们翻脸,只是我还顾念血肉亲情以及城中太平,你不要以为这两个异妖门的货色就能对付我!”
“哈哈……”大皇子不屑道:“死到临头你还在唬我,你向来没有什么根基,莫非还能有什么帮手不成?今日若是二位尊者对付不了你,那我今后不用你叫我大哥,我认你做姐姐好不好?哈哈哈哈……”
笑声未落,那边两个妖物已经开始动手,霎时间,灯火明亮的大殿内妖风灌入。
轰隆隆——
面对着这莫大气势,叶冷儿却十分沉着冷静,就在大皇子纳罕她究竟有什么底牌的时候,却见到了令他惊掉下巴的一幕。
就见叶冷儿突然仰起头,扯着脖子大喊了一声:“救命!”
大皇子不由得“蛤”了一声。
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