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明克街13號討論-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的開始!閲讀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卡伦张开了嘴,想说话,却一时没能发出声,只能深吸一口气,用力眨了几下眼防止泪水在眼眶汇聚成珠。
“喂,你好,这里是茵默莱斯丧仪社。”
电话那头,梅森叔叔又重复了一遍。
卡伦的目光在书房墙壁挂着的画像上逡巡着,有一种感情叫近乡情怯,如果只是写信的话,那没什么问题,可在听到声音后,电话那头人的脸、他的整个人、他身边的人、客厅、院子、二楼厨房三楼卧室等等,所有的情与景在瞬间就全都浮现在了眼前;
在这之前,卡伦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喜欢很平静地去解决和归置自己的生活,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排斥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自己的理性,可事实告诉他,他并不是特殊的那一个。
这时,
一直没能得到卡伦这边回复的梅森叔叔,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清晰的激动,问道:
“卡伦,是你么?”
卡伦咬了咬牙,
终于开口道:
“叔叔。”
“哦,卡伦,你没事,你没事,哈哈哈,你没事,你没事!”
梅森叔叔在电话那头几乎叫了起来,从话筒这端能够听到皮鞋在地板上蹦跳的声响。
“叔叔,我没事,我很好。”卡伦说道。
“卡伦,你现在在维恩么?嗐,瞧我这个问的,你肯定是在维恩啊,你……”
“喂,卡伦?”
电话那里传来了玛丽婶婶的声音,
“卡伦,真的是卡伦么?”
“是我,婶婶,婶婶你的身体还好……”
“你个没良心的畜生,怎么现在才想起给家里打电话,你这良心被蛆啃了的东西!!!”
玛丽婶婶在电话那头直接骂了起来;
卡伦一边面带微笑一边听着话筒里传来的骂声。
“行了行了,可以了可以了。”梅森叔叔声音传来,“问问孩子在维恩那边的生活。”
“卡伦,你现在在维恩过得怎么样?”
“叔叔、婶婶,之前客轮出了事,我们被营救上岸,遇到了一些事,所以我一直没办法联系家里,现在好了,我安顿下来了,生活也步入了正轨。
过两天我就打算去看房子了。”
卡伦省略了很多内容。
电话那头的叔叔婶婶在听到“打算去看房子了”,也都很默契地没再追问这个过程,因为他们可以自己“脑补”。
唉,可怜的孩子啊,肯定是在“未婚妻家”没能得到好的对待,肯定在那里受白眼受气,所以才打算出来买房子自己住的。
叔叔婶婶没有故意再追问揭卡伦的“伤疤”。
“房子的事,你早点处理,哦,对了,你说客轮出事了,你的那些文件什么的没遗失吧?”
“没有,都在我身边保存得好好的,贷款合同在,存折和现金都在。”
我和雙胞胎老婆
“呼,那就好,那就好,你手里有钱,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我明天就让你叔叔再给你账户上汇点钱过去。”
“婶婶,我身上钱够用了。”
“肯定不够的,怎么可能够的,你这孩子要面子的,我知道。”
“家里还好吧?你们的身体?”
“爷爷现在还昏迷着,但呼吸一直很平稳。”玛丽婶婶说道,“你温妮姑妈去养老院谈合作了,米娜他们也不在家,没办法接电话和你说话。”
“没事的,等我安顿好了房子,装上了电话,我再打电话回来。”卡伦说道。
“嗯,到时候你把地址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写点信,寄些照片和包裹。”
“还有鲱鱼罐头,卡伦!”梅森叔叔喊道。
“好的,婶婶。”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这话是婶婶在问叔叔。
叔叔接过话筒,道:“卡伦啊。”
“叔叔。”
“要相信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
卡伦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是叔叔在安慰被未婚妻家族赶出来的自己,只能笑着道:
“好的,叔叔。”
电话那头,传来了梅森叔叔鼓足勇气地呐喊:
“要记住,我们茵默莱斯家的男人:可能缺钱,可能缺事业,但绝不可能缺女人!
哎哟!!!”
叔叔应该被婶婶狠狠地掐了一下。
“卡伦。”玛丽婶婶拿过了话筒。
“婶婶。”
“你叔叔说的是对的。”
“哎哟……”玛丽婶婶一边说着叔叔说的是对的一边对着叔叔腰间软肉又来了一下。
“我不劝你现在就回来了,你肯定想在维恩再闯一闯,我支持你,你也要相信,你肯定能找到能懂你和欣赏你的那个她的。”
“我一直相信。”卡伦说道。
“好了,你在那里注意休息,注意安全。”
“婶婶你们也要注意身体。”
电话,挂断了。
阿尔弗雷德递送来一条热毛巾,卡伦伸手接了过来,在脸上擦了擦。
都市無上仙醫
“少爷,刚刚我去门口接让博格准备的毛巾时,看见贝德先生在外面。”
“嗯,让他进来吧。”
“是,少爷。”
阿尔弗雷德走到书房门口,打开门,接引贝德先生走了进来,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下,没离开书房,但靠着书房门站着。
“卡伦少爷。”贝德先生喊了一声,就很自觉地拉起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事情做得很不错。”卡伦评价道,“其实贝德先生您一直很有能力。”
贝德先生笑道:“多谢您的夸奖,但实则我的能力的确有限,尤其是对于这个家而言,哦不,我说的是对以前的这个家来说,我能做的,真的不多。”
卡伦点了点头,之前的艾伦家族,已经不是说换个有智慧的族长就能解决家族危机的了;
无论是拉斐尔家族的步步紧逼还是格洛丽亚家族计算好的“黑色种子”计划,需要的,都是绝对强横的战力,可贝德先生别的都可以,就是不会打架。
拉斐尔族长是被狄斯杀的,格洛丽亚九世是被雷卡尔伯爵解决的,虽然都有点大炮打蚊子的嫌疑,可偏偏这两只蚊子贝德先生是完全无能为力。
而在无能为力的基础上,可能还带有一些预知的能力,那就只能选择消极。
“我过两天就搬进约克城去住。”
既然要离开了,肯定得在离开前与主人家打好招呼。
“如果卡伦少爷想住城市里,那我待会儿就把家族下面在约克城内的房产列表整理好,送到少爷面前,让少爷亲自挑选。”
“不用了,来维恩前,我的叔叔婶婶帮我准备好了维恩国家银行的买房贷款合同,我能贷款买得起房。”
贝德先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尤其是他看见卡伦还是面带微笑很自信地说出这句话。
但他马上想通了其中关节,
微笑道:
“我明白了,那就衷心祝愿卡伦少爷能够挑选到令自己满意的性价比最高的房子,艾伦财团不会插手。”
“感谢艾伦庄园这些日子的照顾。”
“不,是艾伦庄园感谢少爷您的照顾。”贝德先生站起身,很认真地说道。
“好了,我们两家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卡伦少爷上次给我带的警示,我需要接住大地的气息,现在,在刚刚听到卡伦少爷对自己的安排后,我好像又对这句话有了新的收获。”
“什么收获?”卡伦好奇地问道。
自己这位“准岳父”,是能够和狄斯面对面坐下来聊天的人,他有着很多明显的缺点,但他的优点,肯定极为优秀。
别的不提,就光是那幅他为自己画的画,能在自己三言两语后就弄清楚自己内心想法且给直观画出来的人,你不得不惊叹他在那方面的天赋。
“壁神教一直痴迷于给神画壁画,认为这才是艺术的最高追求。”
儒林外史
“嗯。”
“我现在开始怀疑这一追求了,卡伦少爷您这次选择离开艾伦庄园,肯定也是有着这方面的考量,是么?”
“我是个神仆……哦不,我是个神启;
我觉得在这个阶段,我需要做的就是多思考与多观察,艾伦庄园住得很舒服,却不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窗口,或者说,我还没到需要观察这个阶段的层次,也可以说是没到观察这个层次的阶段。”
“卡伦少爷想去观察城市生活?”
“是,重点是观察人。”
“我明白了,这也是我现在内心中正在反复权衡的一个问题,我隐约感觉到,不停地追求壁画的审美与高度,是否是一种走入极端的误区?”
“不算误区。”
“不算么?”贝德有些惊讶,惊讶于卡伦居然给出了否定。
“壁神教的教义,我了解过一些,在我看来,壁神教的追求,是希望以壁画的方式,去记录和传承上个纪元乃至于是上上个纪元甚至是更为久远的历史。
你们是当代的艺术家,但同时,你们又是历史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是的,没错,少爷您的形容,很准确。”
“所以我觉得,你们的方式,是没有错误的。”
“方式,是没有错的?”贝德先生听出了言外之意,“那错的,是什么呢?”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瑞丽尔萨被秩序之神镇压的事,给壁神教带来了绵延这么多年的偏执与极端情绪,你们误以为这才是真正的美。
一种不畏强权,也要将画面描绘出来的对艺术的忠贞无畏与献身精神。
但也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偏执,让你们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目光,变得狭隘了。”
“狭隘了?”
“你们太执着于用‘神的壁画’来记录历史了。”
“可是,壁画不以‘神’为主题来记录,又该用什么呢?”
“人。”
“人?”
“人,只有人,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在这两天时间里,卡伦又为尤妮丝做了两次足底按摩,一次她穿着黑丝,一次她穿着白丝。
许是因为知道男朋友马上要离开了,所以尤妮丝显得更为主动一些。
另外,卡伦还和艾伦家的众人吃了一顿正式的告别晚餐,在晚餐上他说出了自己想要暂时搬离艾伦庄园的理由,他说他想去城市里人多的街道多走走多看看;
但可能因为这个理由太过真实,真实到在场的人除了贝德先生若有所思,其余人都觉得是假的。
他们更愿意相信,是卡伦有其他的因素需要离开,或者,茵默莱斯家,有其他的布置。
对此,卡伦也懒得进行过多解释,席间,他答应了老安德森会与艾伦庄园经常保持联系的请求,也会抽时间经常回庄园看看。

今日上午,在准备离开艾伦庄园前,卡伦再次来到了艾伦先祖墓园处进行祭奠。
看着已经修复好的海盗船墓碑,卡伦嘴角带着笑意,伸手轻轻地在上面抚摸。
其实,卡伦一直很好奇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之所以能唤醒雷卡尔伯爵,是因为自己的能力真的到了那个层次,还是雷卡尔伯爵本身的性格导致他的尸体更容易被唤醒?
毕竟,当时他是准备先唤醒一个普通艾伦家先祖试试手的,没想着去挑历史上有名的来,因为有名气往往也意味着自身更强大。
所以,自己唤醒了雷卡尔伯爵解决了艾伦庄园的危机不假,可“易燃体质”的雷卡尔伯爵是否也帮助自己成就了一次经验的累积?
比如,自己在唤醒时,脚下的铁链变红了。
通俗一点来说,任何技能都需要“熟练度”;
就如同自己反复练习“惩戒之枪”这个术法一样,你总得成功一次,才能有效地进行反思总结和提升,如果一直不得成功,你就会陷入一个自我怀疑的死循环。
也因此,自己和雷卡尔伯爵,是互相成就?
又或者,
是我们本来就有缘分?
卡伦今天带了两束花,雷卡尔伯爵墓碑前放下一束后,另一束他放在了始祖艾伦的墓碑前,其余的先祖墓碑下,就没份了。
所以,不要奢望两腿一蹬就是结束,因为如果生前没混出个人样来,死后也会被区别对待。
絕色 王妃 不 受 寵
结束了祭拜,卡伦准备上车时,发现詹妮夫人正站在车门边。
“卡伦少爷。”詹妮夫人主动开口。
“夫人。”
农门桃花香 花椒鱼
“尤妮丝……”詹妮夫人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尤妮丝,您打算如何安排?”
其实,这个话应该由她的丈夫来问,但詹妮夫人发现这几天自己丈夫整天神神叨叨的,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就只能她这个当母亲的亲自来为自己女儿问一下了。
“她现在正在苏醒血脉,我觉得还是留在家里她能得到更好的照顾。”
“那以后呢,我想问的是以后,我问过丽萨了,丽萨说,也就两三个月就能明显好转,不会那么嗜睡了,最多半年,就将彻底好转。”
“我会每个月都回庄园看她的。”
“嗯,然后呢?”
“等她彻底恢复后,我会接她一起离开,她答应过我的,我也答应过她。”
“卡伦,我应该相信你么?”
“您应该相信茵默莱斯家的家教。”
卡伦向詹妮夫人微微鞠躬,阿尔弗雷德帮他打开了车门后,坐了进去。
汽车停在古堡后面,艾伦家族用招待王室的礼仪为卡伦送行。
阿尔弗雷德坐在副驾驶位置,司机是艾伦家族的人;
普洱则跳到了卡伦腿上,刚刚在外面吹了风,双手有些发冻,卡伦将手放入了普洱的毛里面捂手。
金毛见状也向卡伦这里靠了靠,意思是它的毛比猫更密,更适合保暖,但任凭它不停地摇尾巴,都被卡伦选择了无视。
卡伦身子后仰,靠在了真皮椅背上:
“出发吧。”
“是。”
司机发动了车子,绕行过古堡来到正门时,老安德森带着家里其他人站在那里目送。
卡伦没有摇下车窗和他们打最后的招呼,但眼角余光透过车窗还是看到了三楼书房窗户边站着的两个身材矮小的人。
一个是朱迪雅,一个是博格;
普洱的尾巴翘起来,又被卡伦抚了下去;
车子经过演艺厅时,阿尔弗雷德开口道:
“少爷,您说过那里最适合当哀悼场的。”
可惜了,只办了一次亨利亲王的葬礼。
“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卡伦说道,“我觉得,这里,是会再用得上的,但客人,可不能再像亨利亲王那样低端了。”
少顷,卡伦又补了一句:
“最重要的是,不能再自己掏钱办了。”
这时,阿尔弗雷德又说道:
“少爷,等进了郊区后,我们就下车,让他开车回去,我们打车去酒店。
我已经约好了房屋中介公司,下午时我先去看一下他列出的适合的房子,少爷您可以先在酒店休息。”
“不休息了,一起去看吧。”
“好的,少爷。”
“要记清楚我们的房屋贷款额度,不要超了。”
“当然,少爷,有一件不幸的事我要告诉您,我本来带到维恩的积蓄存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给弄丢了,所以我们接下来只能指望着少爷您手头的钱生活和靠着您家里的贷款额度来买房了。”
“呵呵。”
卡伦脸上露出了笑容,道:
“好。”
车在公路上继续行驶,与身后的艾伦庄园渐行渐远。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车载收音机,一阵调试后,收音机里放出了一首韵律欢快轻松的乡村田园歌曲——《家乡的姑娘你等我回来》。
这时,金毛用爪子主动拍了拍卡伦的膝盖。
卡伦低下头,发现金毛嘴里叼着一张扑克牌,伸手拿过来,是一张黑桃A。
摇下了车窗,
卡伦将这张黑桃A甩了出去,
黑桃A在空中快速地旋转,
最后正好嵌入马路中央的缝隙中;
这是,
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