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活埋大清朝 大羅羅-第340章 黃宗羲的打臉自由!(求月票、求訂閱)分享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整个南京应天府城都轰动了!
在大清康熙十二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下午。
大清朝的万乘之尊,蒙古人的恩赫阿木古朗汗,八旗上三旗的主子,砍头不死的麻颜圣主,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竟然亲自出宫,驾临秦淮河畔的乌衣巷,只为见江南大儒黄宗羲一面!
这已经不是求贤若渴,已经不是礼贤下士,而是真的有求于黄宗羲这个的应该被千刀万剐的无耻书生了。
和之前骑着高头大马入南京时的排场不同,这回康熙皇帝是坐着轿子,在全副天子仪仗的护卫下出了紫禁城,亲临秦淮河的。之所以不骑马而要坐轿,并不是因为天冷,而是因为感到屈辱,没脸见人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康熙皇帝在康熙十七年正月,曾经装了一把礼贤下士,诏中外臣工各举博学通才之人,以备顾问,由皇帝亲试。黄宗羲、顾炎武这些明朝遗留下来的大儒,也被底下的官员举荐成了“博学鸿儒”,他俩和其他一部分“鸿儒”都保持了底线,没去当康熙皇帝的官。
不过即便去了也没什么大官可以当,一大把年纪的还要被康熙这个毛头小子亲试学问,少不得还要屁股撅得老高给不少人磕头请安。即便把头都磕到家了,也就授个什么“检讨”啊,“编修”啊……拿点俸禄还不够在北京开销的。
而且也不赏八旗奴才的身份,所以到了北京都不给住内城——租房都不行,只能在外城祖上三旗包衣奴才的房子住。轿子、车子肯定也买不起,上朝还得自己走。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就跟后世去北京打工的北漂差不多。
就这点待遇,还得撅着屁股磕头高喊皇恩浩荡!
而康熙皇帝就这么扔出几个骨头,便得了好几十儒家大V,赚足了脸面。
当然了,也狠狠地抽了天下读书人的脸。
可是现在呢?
黄宗羲一来南京就是乌衣巷的豪宅,里面什么都有,花多少钱都是康熙掏腰包,就这样还不肯好好磕头,还直接砸一本反书出来!
而且康熙还得打落了牙齿喝血吞……还得亲自上门去请教!
这就是黄宗羲在抽康熙的麻脸!一个巴掌打在左边脸蛋上,啪啪的响。可康熙还得自己把右脸送上去请黄大儒再打一下。
最強狂兵 小說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坐在轿子里的康熙都感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啊!
但是……作为掉过脑袋的人,康熙现在还怕丢脸吗?
他现在急于找到一条维持三分局面,让大清王朝在这场三分之战中不会迅速崩盘的路线。
其实康熙早就知道八旗天兵不大行了,所以之前就用了奴门大开招儿。可是建阳水之战和三江口镇之战的结果表明,奴门大开的办法根本不能奏效。
哪怕是最强的包衣奴才军,在遭遇用糖药武器装备起来的吴军时,也只有被压着打的命。
现在八旗不行了,包衣奴才不行了,绿营兵当然也不行了……摆在康熙皇帝面前的还能依靠的力量,也就只剩下汉人士绅了。
消失的記憶
只是现在的汉人士绅能靠得住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八男?別鬧了!
因为支持朱三太子起家的不就是潮州、广府的宗族大户吗?这帮人其实也是士绅!
所以康熙皇帝现在顾不得“脸疼”,也得在大年三十这天来乌衣巷一趟。
哪怕来了也不见得能找到出路,他也得先摆正自己的态度。
非常遺憾啊
……
黄宗羲这回还算是给面子,他虽然抛出本《明夷待仿录》打了康熙皇帝的脸,但性命还是要的。
所以在康熙皇帝从轿子里面笑吟吟地钻出来后,黄宗羲、黄百家两父子已经领着一群乌衣巷黄府的下人出来跪迎了。
跪,还是要马马虎虎跪一下的,不过屁股就不撅了。
而康熙皇帝也真是“落难”了,看到黄宗羲带着儿子出门相迎,还给自己下跪,已经有点受宠若惊了。没等人家磕响头,就赶紧上前去扶了黄老夫子一把,还用汉话说:“老先生年纪那么大了,又是大儒,以后见着朕就不需要下跪了。”
黄宗羲闻言则是一声叹息,道:“若是摄政王和先帝能有您这样的气度,天下之事何至于如此啊!”
开始打脸了!
黄宗羲说摄政王多尔衮也就算了,可他还把顺治捎上了。
当着康熙的面说顺治的坏话,这可真是作死啊!
康熙的麻颜一沉,一言不发……必须得忍!
黄宗羲看康熙挺能忍的,就笑着一指敞开的大门,“皇上,里边请,老夫慢慢同您说摄政王和先帝的失策。正是他们的失策,才让皇上您这么圣明的君王面临现在的危局。不把这事儿说清楚,皇上是找不到出路的。”
也就是说,黄宗羲还要继续打脸……
“好好,朕就是来请教的。”康熙还得笑脸相迎,现在秦淮河对岸的江南贡院前都是看热闹的。
康熙要是当着他们的面发怒,让人把黄宗羲杀了,那江南之战就不用打了。
于是打脸的和被打脸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手拉着手走进了乌衣巷的黄宅。
黄宅里面,早就让“黄马褂”们仔仔细细搜过了,康熙向黄宗羲“请教”的地方也已经预备好了。不在黄家大堂上,而在后院的书斋内。
书斋内的火炉烧得暖暖的,正中间摆着一张铺了黄缎子坐垫的圈椅,这是康熙坐的。
圈椅前面有一个绣墩,这是给黄宗羲预备的。
至于其他人,就都得在边上站着了。
黄宗羲和康熙分头落座后,就接着之前的话题说下去了。
“摄政王和先帝说穿了就既瞧不起夏民,又不愿意为夏君,还要时时刻刻防着华夏再起,恨不能打碎了华夏的脊梁,从根子上挖了华夏再起的希望……皇上,我说的对吧?”
“啪啪啪……”
麻脸生疼啊!
“大胆!”
“好你个黄宗羲……”
熊赐履、黄植生已经嚷嚷起来了,两人都是一副恨不能扑上去咬黄宗羲的模样。
黄宗羲则笑着一指两人,“就是这样的奴才,摄政王和先帝其实也不放心的……因为这两个奴才其实什么都知道,他们对大清也许是忠的,但他们还不蠢,他们是在装傻充愣啊!
这奴才不仅要忠,而且还要真蠢。又忠又蠢,用起来才能放心,这样大清就能万万年了!我说的对吧?”
康熙沉着脸,一言不发。
黄宗羲笑道:“其实大清是不可能一统万万年的,大清甚至都没有一统……台湾还有郑延平,潮州还有朱天王、邱辉等人。虽然只有那么一丁点地方,但终究还有一口气。如果摄政王和先帝不是存了当夷狄之独夫的心思,而是大大方方的做华夏之君。明朝的这一口气早就断了,天下早就一统了。
贗太子 荊柯守
其实大清刚来的时候,东南之人并没有当你们是夷狄啊!你们自己不说,东南之人怎么知道?用顾炎武的话,这明亡清兴,本来就是国家兴亡,你们尽管当华夏之君就是了,可你们非得搞出个天下兴亡。摄政王和先帝以为这样就能万万年了,殊不知他们这么一弄,这大清的皇帝就是独夫了,不仅是对汉人而言是独夫,对满人、蒙古人而言,他们也是独夫啊!
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万万年,他们把那么多满人从老家迁到北京,让这些满人不事生产,还让他们年年月月的征战。先不说战死多少,光是得天花就死了许多吧?要不然也轮不到皇上您当大清之主了。这样的独夫,怎么可能万万年呢?如果这样独夫最后一统天下,打断的不仅是华夏的脊梁,还将有满洲的脊梁……脊梁都断了,又岂能长久?
其实垂拱而治,当个华夏之君,开个华夏之朝,这大清稳稳的也能有二三百年家国基业,何苦要这样折腾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