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ptt-第六百一十三章 總有人不可以常理度之讀書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小說推薦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你几个意思?威胁我?”
此时的老者已经气息大变,睡眼惺忪的状态尽去,原本那迷离的双目此时变得冰冷而嗜血。
厚重的杀气将露未露,却已令空气森然,冰封万里的气息令周围瞬息之间寒霜铺地。
苏合更是感觉自己仿佛被最残暴最凶恶的猛兽盯上,只要稍有一点异动,就有可能命丧兽口。
管中窥豹,天下第一杀手的风采可见一斑。
“好,这才是你慕轻狂该有的风采!”慕轻狂越是强大,苏合就越是激动,这也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
天下第一杀手,最强的可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那变幻莫测,让人防不胜防的杀人技。
也唯有这样的人,在面对沈钰的时候,才能有一线成功的机会。
“慕轻狂,你也不要激动,我们从没有任何要伤害你家人的意思,我们只是想与你做个交易而已!”
“交易?”冷哼一声,慕轻狂双目之中尽是嗜血狂暴之色,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们撕成碎片。
“若是我不想呢,你们当真敢伤我的家人?你们就不怕我与你们不死不休么?”
那冰冷的仿佛不含一点感情的眼神,看的苏合心惊肉跳,此刻的慕轻狂极度的危险,
与慕轻狂合作过几次,苏合更是知道对方的可怕。虽然他似乎只是冷冷的盯着自己而未曾动手,但并不证明他真的没有出手。
或许人家已经出手了,而自己却并未发现而已,等发现的时侯可能已经晚了。
当然,也可能他根本发现不了,自己就已经没了。
“慕首领误会了,我们怎么可能会向你的家人动手呢,毕竟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可我们不做,不代表别人不做啊。这人多口杂的,你家人的位置保不齐就暴露了。”
“好,多少年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了!”若刚刚的杀机只是将露未露,那现在慕轻狂身上的杀意,已经明显的不能在明显了。
“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
“我知道,可我相信慕首领不会的。”眼前的慕轻狂虽然可怕,但苏合明白,对方既然开口了,就证明了他不敢翻脸。
有了忌惮有了牵挂的慕轻狂,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天下第一杀手。
而对方的破绽,就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且慕首领也冤枉我们了,我们怎么敢威胁你,我们只是在跟你说一个事实而已。”
“慕首领,你自己想想看,你之所以要下决心舍弃暮颜花那诺大家业,金蝉脱壳是因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这平安二字么。”
“你应该清楚,这些年直接或间接死在你手里的人不计其数,对你恨之入骨的比比皆是,江湖上想要杀你杀你家人的要多少有多少!”
“若是你家人的消息被外人所知的话,恐怕……..”
“你们想要做什么交易?”
“好,不愧是慕轻狂,够爽快!”嘴角掠起一丝微笑,苏合冲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想请你杀一个人。”
“只要你能杀了他,我们会抹除你所有存在的痕迹,永远不会有人再找到你和你的家人!”
“你们是想杀沈钰吧?”其实对方还未开口的时候,慕轻狂就已经猜测到了他们想要自己做什么。
能让他们不惜得罪自己也要逼自己出手,那他们的目标,也唯有是沈钰这样棘手的高手了。
“不错,正是沈钰!”
“办不到!”摇了摇头,慕轻狂沉稳中带着几分无奈“不是我不想做,而是做不到!”
“暮颜花被他一剑覆灭,我虽未曾见过那一剑,但我却知道暮颜花里究竟聚集了多少高手。”
“能在一剑之间将所有人全部斩杀殆尽,这样的高手,已远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所以,我无能为力!”
“可我相信你能想到办法的,毕竟你可是天下第一杀手。”
“首领说了,只给你半个月。半月后,你家人的身份若是暴露了,可不要怪在我们头上。”
“你!”恐怖的杀气一闪而逝,可随后慕轻狂就收敛了,紧接着说道“好,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无论胜负,都得保证我家人的安全。”
“好,我答应了,这是我们的承诺!”
“如此甚好!”点了点头,慕轻狂接着又问了一局“最后一个问题。”
“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家人的?除了我之外根本不可能有人找到他们!”
“是啊,除了你之外根本不会有人找的!”
“你,明白了!”眼神猛的一颤,这一瞬间,慕轻狂就知道了结果。带他们找到自己家人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在暮颜花覆灭,以为已经瞒天过海成功的自己,终于忍不住去看了眼自己的儿子,那个自己从来都没见过一面的儿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自己家人暴露了。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太自大了,自以为万无一失,却终究是百密一疏。
“慕首领,我们的势力要比你想像中的可怕的多,我们的触角遍及天下,只要我们想,就没有不知道的事情。”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说你慕轻狂的家人。”
说到这里,苏合忍不住轻声感叹。心肠能狠成慕轻狂这样的,整个天下也没有几个。也正因为如此,慕轻狂的家人才始终没有暴露过。
至于放在明面上的慕平安,呵,以为能骗得过多少人?
“即便是我们,也只知道明面上的儿子慕平安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却不知道你慕轻狂究竟把家人安置在了哪里。”
“你也是狠人,当年一夜风流之后,就对人家姑娘再也也不闻不问。她一个姑娘家,未婚先孕也就罢了,还被赶出了家门。”
“这么多年,独自一人扶养孩子,不知吃过多少苦难。可你慕轻狂根本就没有过问过以此,你甚至根本不敢去见你的家人一眼。”
“当然,也正因如此,你才没有留下一点破绽!”
“可是,你太心急了。你自己金蝉脱壳逃走也就罢了,可你不该忍不住去看你的儿子一眼,就那么一眼,你的家人暴露了!”
“是啊,就那么一眼而已,你们却知道了!”
“那是因为我们的势力超乎你的想象,那是你无法想象的高山。你的暮颜花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那我们的势力就是天下第一势力!”
提起了自己所在的组织,哪怕是面对慕轻狂,苏合也忍不住骄傲了起来。
慕轻狂看得出来,一提起自己所在的组织,对面这位的自信仿佛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这得是被忽悠成什么样子。
“还天下第一?”还真是狂的没边,哪怕是朝廷也不敢说自己天下第一。
世间高手无数,谁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就能蹦出个超级大势力出来,就你们藏头露尾的还敢自称天下第一,这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你说你们号称是天下第一势力,那既然你们的势力如此庞大,高手众多,那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因为打不过,也因为不敢打!”
打不过也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有人把认怂说的这么自然,这么义正言辞。
似乎是看出慕轻狂眼中的意思,苏合并没有丝毫怒意,即便是他也有些怒其不争。
他们这么大的势力,竟然在面对沈钰的时候不敢出手,的确让人无法接受。
但可惜,他就是个跑腿的,而不是真正的高层,他做不了主的。
夏染雪 小說
“沈钰这样的人打不过很正常,就好像当年的沐子山一样,我们一样打不过。”
“你们还对付出手过沐子山?”你们是得有多疯狂,连沐子山都敢打主意,那可是自己听了名字都绕道走的存在。
“在沐子山还未是天下第一的时候,我们就曾出过手。”
“说来惭愧,那一战后,我们这边高手折损过半,自此上面那些人的胆气就被打没了。而那一战后,天下也就多了一个镇压一切的沐子山。”
“唉!”叹了口气,苏合脸上写满了落寞。遇到这样的变态,无论谁碰上了也是白搭,可惜了那么多送死的高手。
“世间总有一些人不可以常理度之,哪怕我们看似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最后的战局也依旧是一败涂地。”
“所以世间出了个沈钰后,他们始终不敢轻易动手。可现在,不动手也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沈钰就真的杀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