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一百六十一章 隱憂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看着站在窗边的黄委员,蒋白棉总觉得他刚才那些话不是对自己等人说的,也没必要对自己等人说。
隐隐约约间,蒋白棉感觉黄委员是在知道自己等人和张老有关交流后,借此和张老隔空对话。
虽然这些话张老都听不到,但于黄委员而言,想达到的可能就是这个效果。
类似的情绪微妙难言。
说完之后,黄委员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从衣兜里拿出那盒皱巴巴的香烟,抽了一根,放到嘴边,停顿了几秒,又塞了回去,似乎觉得在别人房间里抽烟不是太好。
这时,商见曜表情严肃地开口问道:
“等到你们这一批老人死去,那‘救世军’还能完成调整吗?”
空之境界 想起螺旋
见识过旧世界繁华且印象深刻的人绝对接近八十,甚至有所超过,哪怕在“救世军”内部,这样的老战士也所剩不多,而且,从自然规律看,他们肯定活不了几年了,即使黄委员这种身体还非常硬朗的,真生上一场病,也是说垮就垮。
明漸 小說
黄委员转身望向商见曜,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最近几年的主要工作是建立起一个适应当前情况,不需要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能稳定运行的制度,同时着力培养还残存一些理想光辉的后继者。”
听到这里,蒋白棉颇感不解:
“按照您前面的说法,不是应该更倾向于务实的后继者吗?”
黄委员微仰脑袋,哈哈一笑:
“这就是我们的一点私心了,我们还是希望自己的理想能够得到传承。
“而且,一个没有理想的组织是没有前途的,再有效的监督方法,遇到每一个人都选择庸俗选择堕落的组织时,也是没用的。
“再厉害的科技手段也要依赖人类来实现。”
“这可以交给我们智能,机器人。”格纳瓦终于忍不住插话,“我们不会堕落,不会腐化,可以胜任监督者这个职位。”
黄委员扫了这个银黑色的机器人一眼,摇头笑道:
“机器人也是受人类操纵和控制的。
“而不受人类操纵、控制的机器人就相当于真正的人,是人就有私心。”
“是人就有私心……”格纳瓦眼中红光闪烁,自言自语了起来。
黄委员继续说道:
“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希望看到自己的理想有实现的那一天。”
说着,他又侧头望向了灯火不那么通明的窗外:
“你们不是一直觉得我的代价很隐蔽,在猜是什么吗?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我的代价是永远失去一部分记忆。”
这也能做代价?这代价好像还挺好的,我可以把不想回忆起来的那些事情打包献祭……龙悦红第一次因为觉醒者的代价而心动。
记忆太好不是一件好事,他常常因为过去的糗事而尴尬。
比如,哎,做了基因改良才一米七五……
似乎察觉到了他和蒋白棉等人的想法,黄委员自嘲一笑道:
“我当初发现能用一部分记忆做代价的时候,和你们现在的心情是类似的:多好啊,既可以清除大脑垃圾,又不容易被针对。
“可惜,遗忘什么不是我能决定的,每一次提升都会忘记很多事情。
“等到后来,我逐渐明白了旧世界一句话的真意:
“没有过去的人没有未来,忘记过去的人必将失去走向未来的动力。”
黄委员的语气逐渐变沉:
“如果不是我还记得旧世界的繁华,记得建立‘救世军’时所有人共同发下的誓言和对未来的憧憬,我可能早就坚持不下去,选择自行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现在都八十多了,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让我和我那些老战友的理想得到有效延续是我还活着的唯一动力。
“当前可以庸俗,过程可以务实,但目标不能改变。
“我希望在查清楚‘无心病’的源头,彻底消除这个隐患后,在工业得到完整重建,物资储备达到一定程度后,我们‘救世军’能一步一步践行当初的理想。”
黄委员的声音一下拔高:
“未来美好的生活必将得到实现!”
商见曜刷地并拢双腿,伸右手按住左胸:
“为了全人类!”
黄委员下意识也将右手按在了左胸,腰背笔挺、表情严肃地回道:
“为了全人类!”
他随即挥了挥手,自嘲一笑道:
“我啊,多半是看不到那一天了,好啦,你们早点休息吧,明天上午接受检查,疏散出城,预防万一。”
“好的。”商见曜回答得相当麻利。
送走黄委员后,蒋白棉侧头看向商见曜,打趣了一句:
“这次怎么不反驳黄委员那些话,说忘记理想就意味着背叛?”
商见曜有错就认,毫不掩饰地叹了口气道: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不能要求所有人,或者说不能要求大部人,像我这样纯粹。”
你纯粹吗?你都有十个人格!龙悦红忍不住腹诽了两句。
商见曜又看了蒋白棉一眼道:
“而就算是我,也是时常要与现实妥协的,‘救世军’做出妥协,暂时停止扩张,自我调整,我完全可以理解。”
嚯,不妥协你还想怎么样,上房跳舞?蒋白棉哼唧了一声。
她转而轻笑道:
“黄委员说的可能也只是部分情况,单纯从他的表述看,我找不到张老他们如此激动反对,认为高层全被脑控的理由。

“可能……”
蒋白棉顿了顿道:
“可能部分高层,甚至像黄委员那样的老人里也有一些确实已经堕落,将重心放在了怎么让自己获得更好的生活,怎么让自己的儿孙长久保持特权上。
“‘救世军’能不能完成调整,不异化成‘最初城’那样的势力,还是一个未知数。”
商见曜表情凝重,未做回应。
白晨则赞同了组长的说法:
“是人就有私心。”
龙悦红正想跟着发言,蒋白棉忽然“哎呀”了一声:
“刚才黄委员说,他的代价是永久地失去一部分记忆?
“这很像是‘末人’领域的啊……”
仔细琢磨后,蒋白棉觉得一个主管情报机构的“心灵走廊”层次觉醒者属于“末人”领域似乎很正常,甚至可以说非常搭。
龙悦红也恍然大悟:
“难怪我总觉得他能察觉到我的想法!”
及时做出了回应。
蒋白棉随之点头:
“他确定我们没有问题,是因为悄悄翻过我们的记忆,发现没有撒谎?
“呃,只是在细枝末节上撒了点慌……”
撿漏
对于这件事情,蒋白棉不觉愤怒,反而踏实了一点,有种彻底洗清嫌疑的放松感。
要是遇到那种扯不清又没手段确认,或者铁了心想让“旧调小组”背锅的人,才比较麻烦。
后续的事情会怎么发展,那颗核弹头能不能被找到,乌北会不会被炸毁,蒋白棉没怎么去想,也无从分析。
在214房间那位死掉之后,待在酒店的“旧调小组”只能被动地等待“救世军”的调查结果。
反正他们明天上午就能被疏散出去了。
见时间已经不早,留下格纳瓦边充电边值夜后,龙悦红等人各自回到房间,上了睡床。
不知过了多久,蒋白棉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似乎有谁正在注视着她。
蒋白棉挣扎着摆脱梦境,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看见了一双眼睛。
刷地一下,蒋白棉坐了起来,挥出了左拳。
乓!商见曜双臂一下架住了拳头,却被硬生生轰离了床铺。
蒋白棉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在黑暗里,借着微弱星光,静静注视自己的似乎是商见曜。
“大半夜的,不睡觉在那里想什么?”她压着嗓音问道。
商见曜站直了身体,微皱眉头,摩挲起下巴道: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蒋白棉的表情逐渐郑重。
商见曜抬头望了望天花板:
签到奖励一个亿 枫渡清江
“我在想啊,之前试图‘附身’我的黑影是不是来自‘新世界’。”
他指的是在214房间时,他触碰到那枚胸章后发生的事情。
“当时不是讨论过了吗?很可能是。”蒋白棉不是太跟得上商见曜的思路。
商见曜的神情慢慢变得阴冷:
“也就是说,那黑影略等于‘新世界’某位。
“这位会不会认识同在‘新世界’的‘博士’,把我们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他?
“我们已经干掉了‘博士’一个厉害手下,你说,他这次会不会通过那名‘刺客’,找到这里,回归现实,亲自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