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兩千一十七章 進退兩難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房俊欣然道:“世事变幻、白云苍狗,没人能未卜先知,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吾等只需尽力而为,成败胜负自然无需介怀。”
李承乾深深看了房俊一眼,一句老早就想问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有些事若房俊能说,无需他问也会早早告知,既然直到现在也没说,自然是不能说,也就没必要问……
……
一队队东宫六率兵卒自各个驻防之处向着春明门集结,准备护送太子出城恭迎圣驾。长安城内各处里坊已经逐渐恢复日常,出出进进的百姓们都好奇的关注着这支军队,心底有着无穷无尽的猜想。
李二陛下已经在辽东军中驾崩的流言早已在长安城内风传,流言甚至列举了得到如此结果的种种原因,盖因当下局势的种种不同寻常之处,即便是大字不识的百姓,也渐渐深信不疑。
故而,即便关陇叛军覆灭,长安城内并无半分喜庆之意,反倒沉浸在一股难以名状的压抑、哀伤之中……
严格来说,李二陛下得位不正,发动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之后逼父退位、窃据大宝,别说什么李建成杀机在先、李二陛下迫不得已,事情做了便是做了,青史之上难免留下骂名。
随后将东宫、齐王府上上下下斩草除根,更堪称“暴君”!
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从来不在乎皇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道德君子也好,卑劣之徒也罢,只要他的施政纲领于国有利,百姓可以安居乐业,那他就是一个好皇帝。
这方面,李二陛下无疑做得相当出色。
贞观以来,李二陛下夙兴夜寐、勤于政务,虚心纳谏、勤政爱民,朝野上下吏治清明、百业俱兴,商业、农事皆在隋末废墟之上得到长足之发展,河清海晏、安居乐业,使得朝野上下对于李二陛下之拥戴前所未见,帝位稳如山岳。
萬古 神 帝 黃金 屋
此等情形之下,骤然闻听李二陛下有可能已经驾崩于辽东军中,百姓除去痛失明主之悲怮,亦有对于未来之担忧……
有人说太子慈爱仁厚、爱民如子,有人说太子性格懦弱、难当大任,百姓们满心迷茫,不知听谁信谁。
而此番太子出城恭迎圣驾,就意味着陛下之生死将昭示人前,大唐帝国之未来即将确定,自然牵扯着长安内外、关中上下数百万百姓的目光,所有人都等待着答案昭示的那一刻。
……
与此同时,城外的各支军队也紧急集结、严阵以待。
紧张萧杀的气氛笼罩整个长安城,原本逐渐恢复的东西两市陡然冷清下来,中外商贾都不敢踏入长安这个巨大的火药桶,唯恐引火烧身、灰飞烟灭,纷纷驻足于长安周边,观望长安局势。
尉迟恭率领右侯卫驻扎于灞水之东,眼瞅着长安城的局势愈发紧张,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心急火燎之下,一宿之间便急出了一嘴燎泡……
“报!大帅,春明门内已经聚集了超三千东宫六率兵卒,加上春明门守军,人数逾五千之众。”
尉迟恭赶紧来到舆图前,查看如今长安内外兵力分布。
城内已经聚集在春明门的东宫六率,城外左武卫、右屯卫两相对峙、剑拔弩张,稍有不慎,大战即将开启!
狩獵香國 留香公子
左武卫、右屯卫皆乃当世强军,十六卫军队之中无可争议的第一序列,东宫六率经由李靖整编集训之后一事战力强横,面对十倍于己的关陇军队已然胜多负少。这三支军队一旦开战,那便是神仙打架,其余军队若被席卷其内,必被三军碾压,灰飞烟灭。
然而现在关陇门阀苟延残喘,亟待获取太子之庇护,万一长孙无忌见局势不利,命他率领右侯卫支援东宫,那该如何是好?
无论何时何地,兵权乃是安身立命之根本,万一掺合进长安城下那三支军队的混战之中,将自己麾下部队打光了,哭都来不及……
重生 日本
“报!”
尉迟恭正自焦虑,又有亲兵入内,身后还跟着一个传令校尉……
“英国公有令,命右侯卫即刻渡过灞水,于西岸驻扎,无论何等趋势之下务必确保渡河浮桥之安全,如违军令,军法从事!”
尉迟恭大吃一惊,忙问:“大帅欲率军渡河,返回长安?”
传令校尉回道:“末将只是前来传递军令,大帅如何绸缪部署,一概不知。”
尉迟恭没办法,接下军令,于回执之上签字画押,确认收到军令,传令校尉施礼告退。
营帐之中,尉迟恭愈发心急火燎,将手中军令狠狠摔在书案之上。
他怕关陇那边为了向太子是好故而命他予以协助,从而陷入混战之危险,孰料关陇的命令还未来,反倒是李勣的命令先至……
怎么办?
之前擅自赶赴终南山已经激怒立即,因为局势复杂或者别的原因,李勣并未追究,但这笔账肯定是给记下了。若此番继续违令不遵,以李勣治军之严谨、手段之狠辣,说不得今日半夜之时,便会派遣大军前来剿灭他这个乱臣贼子……
然而若依令行事,岂不是一脚踩进火坑?
虽然李勣一直声称陛下昏迷,但军中上下谁不知道陛下已经驾崩?既然陛下驾崩,李勣应做之事便是老老实实将陛下遗体送归长安,举行国葬入土为安,而后太子名正言顺登基继位。
人家太子宁肯冒着巨大风险也要出城“恭迎圣驾”,不就是逼着李勣赶紧将陛下死讯公之于众,然后朝野上下重归正轨?
明明陛下已经驾崩,却还要派遣军队进驻灞水西岸,英国公你这是要造反啊……
尉迟恭在帐中坐立不安,进退维谷、取舍两难。
又有亲兵来报,说是宇文士及求见。
尉迟恭忙道:“请郢国公进来!”
待到一身常服、精神矍铄的宇文士及走进帐内,尉迟恭三步并做两步迎上前去,好似见了亲人一般,握住宇文士及的手,惶急道:“还请郢国公指教,在下该当如何是好?”
将李勣之军令详细告知……
末了,拉着宇文士及入座,命人上茶,苦着脸道:“李勣胆大包天,这显然是要纵兵入京、弑杀太子啊!可若是不听从他的军令,只怕在下以及右侯卫第一个成为李勣剿灭之对象。咱们关陇如今残破不堪、苟延残喘,若是连在下手中这一点兵马都折损干净,那可当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再无半分立身之本啊!”
宇文士及捋着胡子紧蹙眉头,他也没想到刚刚进来尉迟恭便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沉吟良久,他反问道:“抛开当下形势,以及你所有的猜测,单纯以你对李勣之认知,你认为他是否会篡逆谋反?”
尉迟恭一愣,想了想,摇头道:“在下也与李勣工事多年,可谓知之甚深,按理说,他绝非野心勃勃之辈,甚至对于权势之热衷也不尽显,若说朝中最不可能做出谋反之事的,大抵也就是他了……可自辽东撤军开始,李勣种种所为皆匪夷所思,根本不能以常理揣度,所以……”
宇文士及打断他,又问道:“现在,你敢不遵其将令么?”
尉迟恭一脸沮丧:“哪里敢?李勣那厮最是心狠手辣、军法严谨,到了天黑之时在下若是不率军渡河,他就能指挥大军突袭而至,将右侯卫杀个干干净净。”
此愛如歌
论起治军之严谨,大唐军队之中,无人能出李勣之右,就连他的女婿杜怀恭听闻要将其招入军中,都吓得屁滚尿流,四处宣扬李勣欲将其杀之而将女儿改嫁,逼得李勣不得不收回成命……
先前右侯卫奔赴终南山,已经违背了李勣的命令一次,可一不可再,此番若是继续不遵军令,李勣一定痛下杀手。
宇文士及道:“所以敬德你并没有选择之余地,就算此刻你想领军逃遁都无路可逃……不妨暂且依他军令,渡河之后在西岸驻扎,静观其变。”
尉迟恭颓然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只希望李勣莫要丧心病狂,当真存了谋朝篡位之念头。”
郁桢 小说
右侯卫驻扎灞水西岸,一旦开战,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只能被卷入混战之中。以长安城下那三支军队之战力,加上李勣麾下的精锐,右侯卫哪里还有活路?只怕最终无论谁胜谁负,都只有全军覆没一途。
以宇文士及之智慧,又岂能看不到这一点?
只不过眼下右侯卫已经成为关陇门阀手中的筹码,只要能够取得太子之信任,就算统统死干净了,他们也不在乎……
此时此刻,尉迟恭有些后悔,早知今日,还不如当初接到长孙无忌命自己赶赴终南山之命令的同时,便与其划清界限、分道扬镳。若老老实实待在李勣麾下,又岂有今日之窘迫?
再不济投奔东宫也好啊,于右屯卫与东宫六率羽翼之下,起码也能保得住麾下这支右侯卫,无论何时总归还是有一点话语权……
然而走到这一步,他也只能与关陇门阀一条道走到黑,别说中途退缩了,就算向拐弯也是不能。